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紅van車頭水牌藏玄機 後繼無人早晚失傳(東方日報)

 

司機位前設有「頭盤」,方便司機放水牌及零錢。(胡家豪攝)

 

【on.cc東網專訊】 逐漸被淘汰的「紅van」仍保留幾十年傳統,即車頭放着顯示目的地的水牌,你認識箇中意思嗎?專門手寫及製作水牌的老師傅透露,製作水牌有不少行規,如紅色字代表「目的地」,藍色字代表「途經地方」。仔細再看,水牌底色並不限於白色,其他顏色「托底」代表某路線已被人壟斷,「新手司機」若要開新線,水牌絕不能「撞色」。

行內堅持售賣「紅van」水牌者相信只餘麥錦生,在他位處炮台街的膠片廣告工作間,櫥窗放滿不同大小的水牌。麥錦生1973年當廣告膠牌學徒,80年代開始,因舖頭附近泊滿紅van,遂兼為司機製作水牌。他說當年不時收集司機對水牌的意見去改良,司機重視水牌要前後透光,白底色正可發揮透光功能,司機位都可清楚看到水牌,故白色膠牌為首選,至於黑色不吉利,金色不透光就「不合格」。80年代冷氣小巴誕生,司機位「錶板」升高,放水牌的「頭盤」亦要重新設計,每個階段都需要有新的水牌設計,但都成為麥錦生得意之作。第一代「手寫水牌」老行尊、80歲李其忠笑言,他所寫的水牌十分值錢,早前亦有中大生特意訪問他,相信這批水牌不久會成為古董。「當時當(製作水牌)工作,現時是一種藝術,因寫的字已無人能夠模仿。」麥錦生慨嘆,水牌行業已步入夕陽,加上無後人承傳,失傳是早晚的事。以往用人手在膠牌上寫出街道或地名,演變至80代用絲印技術,90年代中「中國製造(Made in China)」的機器製作一批批運抵港,昔日手寫「大丸」、「旺角先施」已絕迹。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將於下周六(11月7日)舉行「紅van膠牌口述歷史工作坊」,由二人主講箇中的交通發展史,但因反應熱烈名額已滿。

司機位前設有「頭盤」,方便司機放水牌及零錢。(胡家豪攝)

「紅van」車頭水牌的字及底色有不同含意。(資料圖片)

80年代用絲印製水牌較易受陽光曝曬褪色,僅可使用數個月。(受訪者提供)

麥錦生曾購入雕刻機,壓成水牌模具再上色。(受訪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