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ong Kong Stories(香港故事) 的相片。 

「我是國榮。來自澳洲昆士蘭省,讀中學時成績非常好,分數已足夠在大學選讀任何一科。當時我希望成為一名醫生,因為可以幫助他人。我在新南威爾斯大學讀醫科,第一年是住在雪梨北區一個朋友家中,第二年入住大學國際宿舍,宿舍規定最少有半數是留學生,不是澳洲人。最先兩年結識了不少香港、新加玻、馬來西亞的朋友,與他們很合得來,不過最重要是入住宿舍後,便遇到了香港的流行歌曲。有一天我行經走廊時,聽到一些很悅耳的音樂,我便問同學這是甚麽歌曲及可否借給我欣賞,他便借了給我。我已忘記是Leslie還是Alan的歌,但肯定是其中一位。因為很喜歡這些歌曲,便到唐人街購買,後來一邊聽歌一邊看歌詞,因此慢慢地學識了很多中文字。
因為喜歡唱歌,所以在大學的同學活動,開始演唱中文歌,也曾參加香港學生會舉辦的歌唱比賽,參賽歌曲是「愛的根源」,結果獲得亞軍。我很清楚記得,國際宿舍為了文化交流,每年舉辦一次國際晚宴,希望不同種族的學生可以表演和分享文化。Leslie在一九八五年 唱Monica獲得獎項,那是一首我很喜歡的歌曲,所以在文化交流晚會我便選擇唱Monica。當時同學覺得很驚奇,我怎可能唱Monica。我是跟着錄影帶,學習他的舞步和唱歌技巧。我不停地在公眾地方練習,其他同學看到我很用心練習,也過來幫助我。在台上表演時有幾位同學為我伴舞,當晚演出非常成功。
一九八五年Leslie和幾位香港天皇巨星,來澳洲開演唱會。演唱會的主辦公司,需要義務司機,朋友問我能否當義務司機。我答應了,後來知道是當Leslie的司機。有一天他放假不用排練,我們便駕車往坎培拉,當日天氣多雲有微雨,甚麽也看不清楚,喝過咖啡後便離開,回程是Leslie駕駛,他的英語非常好,途中我們愉快地暢談,這次旅程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
一九八六年Alan到來澳洲,我又當了他的司機。在他入住的酒店,介紹人在偶像面前,誤把我的名字說成河詠麟,當時在偶像面前我也不懂怎樣矯正。大約有兩年很多人以為我是河詠麟。他的四位女和音,知道我懂得唱他的歌,所以告訴了他,在排練那天他叫我上台一起唱。認識Leslie 和Alan兩位巨星,對我的影響很大,聽到他們的歌,和看到觀眾的反應,我開始對香港的歌唱發展很重視。
因為常常想着唐人街和唱歌,沒有用功讀書,因此醫科的第三年考試不合格,需要重讀,在一九八六年重讀了三個月便決定退學。
後來做了三份洗碗碟工作,還做了個多月砌磚的工作,我把工作一年多,所得工資儲起來,買了一張單程機票和帶了一千澳元,便到來香港發展。唯一的準備是問一個朋友能否到他的家中居住。他的父親很勉強地答應,但需要收租金。我甚麽準備也沒有,只是刻意買了一張單程機票,是因為不想遇到少許困難便放棄返回澳洲。
初到香港時甚麼都不認識,沒有計劃,也沒有朋友。我最先是住在廣播道,但我的朋友不是在那裡居住,因為他還在讀書。初來時沒有事做,所以在外面逛了幾天,有一天意外地行到紅磡體育館,中門外有四名男士在吸煙,他們竟然叫我河詠麟。原來他們是Alan的樂隊成員,在一九八六年見過面,但相隔一年,竟然還可以記起我,這就是緣分。當時Alan正在為演唱會排練,他們帶我進去體育館,這樣便再見到Alan。一九八七年的演唱會是三十一場,我看了三十場。本來打算看足三十一場,但是有少許問題出現,因為我住的地方有規定,晚上十時半後便會關門,不會再讓人進出。但演唱會是不會這麽早便完場,每晚看完演唱會,我會行去尖沙嘴,然後再步行回廣播道,然後在公園外的石椅小睡,到五時公園開門便進去睡覺,但最終因捱不住,有一晚沒有去看演唱會。有一次Alan突然問我,今晚可否上台唱歌,我說當然可以,便成為他的嘉賓。我第一次表演Alan十分開心,但第二次他在台上介紹,有一個外國人,唱他的歌十分出色,當他呼喚河詠麟出場,因為我不在場,所以沒有出現。後來他問我為何沒有出現,我便向他解釋原因,他便安排我入住酒店,直到演唱會完結。所以便有第三次呼喚我上台,這是我第二次成為嘉賓跟他一起唱「朋友」,真是十分興奮。到八月他的生日會也有邀請我做嘉賓,其實每一件發生的事情都是有關係的。
後來我在北角僑冠大厦租了一間劏房居住,有一次從北角行到中環,看到一間職業介紹公司的招聘啟示,我便前往應徵。當時職員說我可以教英文,但我不是教師,他認為沒有問題,便介紹我到一間補習社工作。在補習社工作了幾個月,有一位同事看到一張電視台的海報,需要招聘 一個西方人,但要懂得說中文。我致電應徵,他是一位獨立經紀,我說沒有經驗和廣東話也不是很好,他說沒有問題。我便去見一位電視台女監製,她給我一段英文劇本,要我讀出來。因為很緊張,五分鐘都不能出聲,我跟自己說,不嘗試會後侮一生。那一段對白是警官責備下級,責備人一定是很大聲的,所以我便很大聲說出來。當時她正在做自己的事,沒有再理會我,但我的叫聲使她大吃一驚。因為沒有其他外國人給她選擇,她無奈地聘請了我,這套劇集需要兩個西方人,另外一位是當主角,從那時開始,便在電視台工作了二十年。
二零一四年九月我在N o w T V的一個音樂節目做嘉賓,在一間音樂室裡我和三位節目主持人,唱歌和談論音樂。到最近才知道,他們三位是100毛的老闆。到聖誕100毛找我拍攝雜誌封面,我不知為何找我拍攝封面,原來三位老闆是認識我的,只是我自己不知道。
二零一五年八月他們聯絡我,他們有一首歌,問我會否願意演唱,那首歌曲我很熟悉,歌詞十分口語化,應該可以學到的。但當時是星期五,表演是在星期日,只得兩天時間作準備,所以我很用心練習。舞台是有電視屏幕可以看到歌詞,但我盡量避免看電視屏幕,只是有需要時才看一看,便可以放心地唱。能夠上台非常開心,我可以扮了演一個角色,唱一首悅耳和有趣的歌,觀眾很熱鬧和興奮,真是十分難得。我知道這是一生一次,這不是自己可以做到,是他們給我機會。那首歌很受歡迎,而且登上了流行榜。聖誕節前他們聯絡我,表示將會舉辦總選,問我會否參加,我便欣然答應了。當天每位表演者,會有兩首歌曲,在十二月廿六日接到新歌,我從沒有聽過那首歌,是一首說唱歌曲,而且歌詞很陌生,對我來說十分困難,所以我不停地練習了四百多次。當晚表演由Now T V直播,有七十萬人觀看,想不到自己能夠獲得香港區最受歡迎男歌星獎,當宣佈我的名字時,極度開心,無人能想到,唱出真香港的歌曲,是由一個西方人唱出,可以感動到別人。這是天時地利人和,超乎現實,簡直是一個奇蹟。因為那首歌不是我揀選,是別人給我的,練習這首歌時眼睛常常都會充了滿淚水和很感動。
西方人在香港發展演藝事業是十分困難的,機會不多,只能扮演一些無關重要的角色,但我從來沒有想過放棄。五年前我計劃灌錄一張唱片,因為胃酸倒流,把聲帶灼傷,使我聲音變得沙啞,這件事使我非常懊惱,因為辛苦練習多年,卻發生了這個問題,後來我矯正了唱歌方法,問題得以改善,可以繼續唱歌,現在準備為唱片再進行錄音工作。
最近有很多關於少數族裔的事情出現在我身上 ,現在我為一個港台節目做旁白,是關於少數族裔在香港。他們在本地娛樂圈發展是十分困難,因為在一個有九成是同一種族的地方,看電視或電影,也是會看自己的種族,未必會看少數族裔。如果他們幾個人合作,做一個節目,然後在網上發放,是有機會成功。香港有很多少數族裔居住,有些人的中文比我好,他們也愛香港。
我心目中的香港人,是要做香港人做的事,吃香港人吃的食物,關心香港,不看膚色,希望他們也能說廣東話,最重要是覺得香港是自己的家,這便是真正的香港人。」

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stories2015/posts/9606935806726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