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每年夏天 跟燕子有個約會 (蘋果日報)

家燕平均重17至20克,以蚊和烏蠅為食糧,被視為益鳥。牠們與人相當親近,喜歡在建築物上築巢。古人相信家燕有「相人」的能力,喜歡在友善人家的屋樑上築巢,那家庭會被視為福宅和福地

【寵物籽:寵愛生命】
每年夏天,特別是騎樓式舊唐樓下,丟空一年的燕巢便會住滿回港生育的燕子。於粉嶺區長大的余秀玲(Wendy)是白領麗人,過去九年致力保護區內依附建築物而建的燕巢,讓這批回流客有巢可歸。戰友王學思(阿思)比她走得更前線,早習慣單人匹馬跟新樓盤的承建商、翻新大樓的政府部門,以及準備裝修家居的市民商量保留燕巢。正當人人都怕熱怕曬,兩個女生卻四處奔波大汗淋漓,還笑着說等着迎接和燕子每年夏季的一年一會。

家燕的巢以約300粒泥丸組成,牠們會在內鋪乾草,讓即將誕生的小生命住得更舒適。 隨着舊樓被清拆,家燕築巢位置包括大廈外牆外露的鋼筋上和店舖招牌凸起的店名上等等,教人佩服之餘也看出牠們努力適應生活環境變化的生命力。

翻開中國歷代的詩詞歌賦,燕子都是浪漫的「報春鳥」。北魏的詩歌《楊白花》中寫道:「秋去春還雙燕子,願銜楊花入窠裏。」是詩人盼望春天之時出雙入對的燕子能將情人帶回身邊。白居易的《錢塘湖春行》中也提到「幾處早鶯爭暖樹,誰家新燕啄春泥」,意指回暖時分,除了有站在枝頭上的鶯兒,還有忙於叼着春泥築巢的燕子。香港最常見的燕子有兩個品種,分別是頂着雪白肚皮的家燕和烏黑羽毛上只帶一行白毛的小白腰雨燕,當中浪漫又聰明的家燕每年乘着初夏的陽光,從南方飛回港產子,途中會以歌聲物色伴侶,然後雙雙拍着拖來港築起為生兒育女作準備的家園,再趕在7月颱風雨季侵襲前離港,飛回南方。家燕體重僅20克;小白腰雨燕也不過重28克。家燕和小白腰雨燕體形皆小,外形又相似,來去無蹤,叫人難以辨認,請教跟牠們結下逾10年情緣的阿思和Wendy,兩人教我以牠們的巢區和巢的外觀辨別身份,就容易多了。

大自然建築師 環保燕巢建上建

阿思和Wendy相識於以教育雀鳥知識和保育雀鳥為目標的慈善組織香港觀鳥會,現在分別為燕子研究組的義工。每年初夏,踏入家燕抵港的季節,她們都聯同五十多名義工,各自在居住的區域進行燕巢普查,記錄哪個舊巢被重新使用或是被丟空,以及哪裏有新建的巢,「巢被丟空可能是舊主人今年沒有回來,或許是熬不過長征;又可能是牠們物色到另一個『筍盤』,搬家了!」 Wendy微笑着說。這天早上8時,我隨她把握燕子早上和黃昏活躍的時間,來到粉嶺聯和墟觀燕。家燕的巢大多築在舊唐樓的騎樓下,是因為該處遮風又擋雨,最重要是能逃避貓和蛇等對雛燕虎視眈眈的敵人。牠們築成的巢都像泥窯,屬半開放式設計,起碼用了約300粒微小的泥丸黏成,背後都是家燕爸媽花上半星期,從地上叼起泥粒,堆砌而成的心血結晶。為求舒適,牠們還將內裏鋪滿軟綿綿的乾草,讓將來的小寶貝享用。然而隨着舊樓被清拆,牠們築巢的位置亦越見新意,包括大廈外牆外露的鋼筋上、店舖招牌凸起的店名上、幼小的電線上、燈柱上等等,「假如我們願意停下來欣賞,就會覺得這群大自然建築師,真是不得不佩服的!」
小白腰雨燕因適應力較強,不難在新式樓宇的迴廊上找到牠們的安樂窩。由於牠們愛群居,所以燕巢都會密集式地築在同一個地方,烏卒卒的一大片,非常顯眼。這個蝸居是全密封式,只剩一個小口進出,細看下,方發現建築材料比家燕的「騎呢」得多。點解?原來燕巢由羽毛、棉碎、即棄筷子的膠袋包裝、剝落的油漆塊、頭髮和絲帶等人類垃圾交織而成,Wendy笑着解釋是因為小白腰雨燕這建築師的腳天生無力,難作支撐,因此難以站在地面叼泥粒,惟有靠飛行時叼來空氣中飄浮着的「材料」築屋。興建過程長達4至6個月,對的骰的燕子而言確是吃力,於是小白腰雨燕常使出鬼主意,在家燕棄置的半開放式巢上僭建,讓本來平平無奇的泥巢忽然就多出一層毛茸茸的頂部,巢變身密封式,合晒小白腰雨燕這名「霸王住客」的心意。

Wendy愛上雀鳥全因學畫水彩畫時,偶然以雀鳥為題材,結果一畫便迷上。今年已是她第九年當燕巢普查員,早跟自己從小成長的粉嶺區燕子建立深厚的感情,形容待牠們如街坊。 Wendy說自己現階段只畫香港出現的物種,每次下筆前都會看大量圖鑑和羽毛參考書籍,畫畢後便永遠認得。

阿思是香港觀鳥會燕子研究組燕巢普查統籌,迷上燕子是因為見過燕子辛苦築成的家園被人類破壞,希望為這些每年一會的小過客出力,讓牠們能在港好好地繁殖下一代。 每位燕巢普查員會手持一份記錄了上年巡視區域的燕巢分佈表,由燕巢地址、燕子住客的數目等均標示清楚,方便今年再檢查燕巢的狀況。

燕巢普查員:胡亂拆鳥巢觸犯法例

「以前社會較污糟,蚊、蟲、飛蟻滿天飛,燕子餵飽自己又餵飽孩子,那時真是『一巢生四兒,四兒日夜長,索食聲孜孜』的呢!」跟我緬懷過去的,是從事客戶服務行業、自2009年起接手管理每年燕巢普查活動的阿思。她說如今社會上滅蟲滅蚊的聲音大了,燕子糧食不足導致一巢只能養活兩兒的情況比比皆是,讓她更想在其他方面幫助這些小鳥。「我曾經見過十多隻燕子,因為築了巢的舊樓準備清拆,而被地盤工人蓋上防沙石網,牠們就固執地不斷撲向網要回巢,我看着很心痛呀。」阿思說那次曾向漁護署求對策,當然最後事情無疾而終,卻成了她往後守護燕子的里程碑。如今,五十多名遍佈各區的燕巢普查義工,都會向她報告哪幢大廈或哪個單位有燕子共住,卻準備進行工程,阿思便會向承辦商或單位主人討論保留大樓外的燕巢的可能性,假如對方執意清拆,也盼能將施工期延遲至燕子回南方之後。阿思指這是保障對方免觸犯法例,因為根據本港《野生動物保護條例》,任何人除非有特別許可,不得故意干擾和傷害任何野生動物,包括牠們的蛋和巢。
「嘴爪雖欲弊,心力不知疲……喃喃教言語,一一刷毛衣。」在即將踏入6月的炎夏,我跟阿思抬頭欣賞樑上的雙燕,想起了讓人感動的《燕詩》,更覺要珍惜這每年一會的「小街坊」。

不少人誤會鳥糞統統帶病毒,其實於2009至2014年間,漁護署收集到的雀鳥屍體逾7萬隻,但只有41隻帶H5系列禽流感病毒,百分率少於1%。不過為安慰人心,阿思建議居民在家附近的燕巢下加些小道具接着糞便。

築巢屋簷下 家燕一窩生兩兒

家燕喜歡於建築物的屋簷,又或騎樓式舊唐樓下築巢,每年繁殖兩窩,大多在5至6月初生第一窩,6月中旬至7月初生第二窩。昔日一巢生四兒甚普遍,現在因社區的蚊蟲減少,一窩僅兩兒。

天生腳軟 小白腰雨燕垃圾築巢

小白腰雨燕要靠飛行時叼空中的飄浮物如羽毛、棉碎和頭髮等築巢,皆因牠們的腳天生無力,難作支撐,難以如家燕般站在地上叼泥粒作材料。孔恩義、黃亞萍攝

小白腰雨燕 小白腰雨燕的巢呈密封狀態。

查詢:香港觀鳥會網站http://www.hkbws.org.hk

部份圖片由香港觀鳥會燕子研究組提供

記者:許政
攝影:伍慶泉、黃子偉
編輯:謝慧珊
美術:楊永昌


[1]

thanks for sharing

lee
[引用] | 作者 lee | 28-May-16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