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啹喀兵後裔】植根香港尼泊爾人祭啹喀兵 毋忘祖先昔日守護我城(香港01)

  • 清明時節,上山祭祖,是中國人重要的傳統習俗。緬懷祖先的儀式,加強了家族成員之間的情感聯繫。在過去十三年的清明節翌日,一群居港的尼泊爾人風雨不改,在新田墳場悼念約五百名客死異鄉的「啹喀兵」祖先,嚴謹有序的儀式彷彿告訴了港人,慎終追遠,不一定是中國人獨有的情感;選擇入鄉隨俗,是因為他們的根,早於逾半世紀前已紮於香港。

  • 主辦儀式的尼泊爾籍小學教師Rai Dev Raj,期望這個「祖先紀念日」能為居港的尼泊爾人尋根,讓這群二萬多人的少數族裔,在被埋沒的歷史中找到自己的身分,可以在這座城市中發聲:我是尼泊爾人,也是香港人。

中國傳統節日清明節翌日,約300名尼泊爾人到「啹喀墳場」致意。(蔡正邦攝)中國傳統節日清明節翌日,約300名尼泊爾人到「啹喀墳場」致意。(蔡正邦攝)

獻鮮花,奏驪歌,默哀,敬禮……約300名尼泊爾人昨日(4月5日)來到新田軍營「啹喀墳場」(Gurkha Cemetery)致意。綠草如茵的墳地,葬着500多名死於香港的尼泊爾「啹喀兵」。作為他們的後代,到場的居港尼泊爾籍中年人無不神情肅穆。到場觀禮的香港學者、大學生及記者等,此刻難得地變成了少數族裔,成為格格不入的「他者」。一群尼泊爾籍兒童似懂非懂,順着儀式的節奏參與其中。

我是香港人,還是尼泊爾人?

自從2005年起發起悼念儀式的尼泊爾籍小學教師Rai Dev Raj,學生都是在港讀書的尼泊爾兒童,當中不少在港土生土長,是如假包換的香港人。在Dev眼中,新一代對歷史認識不深,生活在以華人聚居為主的香港,卻往往被當作外來人,故此總有一刻,少不免出現身分認同危機:究竟我是香港人,還是尼泊爾人?


 

儀式莊嚴肅穆,盛載尼泊爾人對「啹喀兵」祖先的敬意。(蔡正邦攝)儀式莊嚴肅穆,盛載尼泊爾人對「啹喀兵」祖先的敬意。(蔡正邦攝)

尼泊爾籍小學教師Rai Dev Raj,自2005年起舉行悼念啹喀兵儀式。(蔡正邦攝)尼泊爾籍小學教師Rai Dev Raj,自2005年起舉行悼念啹喀兵儀式。(蔡正邦攝)

消除身分疑惑從疏理歷史做起

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普查,香港有25,472名尼泊爾籍居民,佔人口0.3%。而他們居港的祖先,正是跟隨英軍駐守香港的啹喀兵。Dev認為,要消除新一代的身分疑惑,要從疏理啹喀兵在港落地生根的歷史做起;惟有解答了居港尼泊爾人"Why do we live in Hong Kong?"的問題,這群香港少數族裔才得以自信地認同:自己既是香港人,也是尼泊爾人。

獨特的「啹喀刀」,成為了驍勇善戰的啹喀兵之象徵。(Getty Images)獨特的「啹喀刀」,成為了驍勇善戰的啹喀兵之象徵。(Getty Images)

尼泊爾人在港有過光榮「威水史」

俗稱「啹喀兵」的尼泊爾僱傭兵,有一段輝煌的歷史。啹喀兵於19世紀初受聘於東印度公司,被英國徵召加入駐印、緬甸英軍,並逐漸演變為英軍的一支常規部隊。他們以其獨特的「啹喀刀」為軍團象徵,曾參與二次世界大戰、福克蘭群島戰爭及阿富汗戰爭等,由於戰績彪炳,予人驍勇善戰形象,而英國王儲哈利王子參軍期間,更曾接受啹喀部隊的訓練。

驍勇善戰的啹喀兵自1948年駐守香港起,被港英政府派遣駐守邊境,堵截來自內地的非法入境者,至1994年才全面交由皇家香港警察接手負責。回歸後,啹喀兵被允許留港生活,目前居港的尼泊爾人普遍為他們的後代,主要從事建造業和保安業。已故前警務處處長李君夏,更曾為首富李嘉誠成立啹喀兵保鏢隊。不過,回歸後,啹喀兵對不少香港人來說已變得陌生,不論在歷史博物館還是教科書,都難以尋獲他們的蹤迹。

尼泊爾籍小學教師Rai Dev Raj認為,這場儀式對香港的尼泊爾籍新一代,別具教育意義。(蔡正邦攝)尼泊爾籍小學教師Rai Dev Raj認為,這場儀式對香港的尼泊爾籍新一代,別具教育意義。(蔡正邦攝)

位於元朗新田軍營的「啹喀墳場」(Gurkha Cemetery),埋葬超過500名客死異鄉的啹喀兵。(蔡正邦攝)位於元朗新田軍營的「啹喀墳場」(Gurkha Cemetery),埋葬超過500名客死異鄉的啹喀兵。(蔡正邦攝)

沒有啹喀兵 便沒有今天尼泊爾籍香港人

基於這段歷史,啹喀兵成為了居港尼泊爾人的「祖先」;沒有啹喀兵,便沒有了這群擁有雙重身分的後代。Raj指出,按照宗教習俗,尼泊爾人不能客死異鄉,超過500個啹喀兵卻因責任所致,被迫葬於香港,Dev揚言:「香港人要記得這群士兵」,位於元朗新田的啹喀墳場,Raj認為正是尼泊爾人融入香港社會的重要象徵。

Dev的父親、爺爺都是啹喀兵,對他而言,流着啹喀兵血脈的尼泊爾人,比不少港人「更香港人」,他解釋,啹喀兵早於1948年已紮根香港,相比之下,不少港人卻在六十年代文革後才偷渡前來香港,是這片土地的後來者。可惜的是,主流社會對尼泊爾人並不了解,分不清他們與印巴籍等少數族裔。此外,又被扣上犯罪、貧窮等不良刻板印象,令這班曾為港貢獻的士兵及其後代,彷彿活在社會的邊緣。

中大未來城市研所博士後研究員鄧偉文帶同學生觀看儀式。(蔡正邦攝)中大未來城市研所博士後研究員鄧偉文帶同學生觀看儀式。(蔡正邦攝)

學者:歷史中被遺忘的一群

中大未來城市研所博士後研究員鄧偉文,今年是第二年帶同學生到場觀看儀式,他形容啹喀兵是「歷史中被遺忘的一群」。港英政府年代,歷史資料匱乏,甚少有關記錄,直到回歸後,中央及香港政府為淡化殖民地色彩,啹喀兵的歷史地位更顯低微,使他們被淡出博物館及教科書。

在港土生土長的16歲尼泊爾籍Amia Linabu,父親及爺爺一輩也是啹喀兵,但他表示家人已甚少提起,反倒是懸掛在家中的布章,強而有力地喚醒這段歷史。

兩名尼泊爾籍香港學生,16歲的Amia Linabu(左)及17歲的Bhirens Rai,其父親及爺爺也是「啹喀兵」。(蔡正邦攝)兩名尼泊爾籍香港學生,16歲的Amia Linabu(左)及17歲的Bhirens Rai,其父親及爺爺也是「啹喀兵」。(蔡正邦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