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旅遊籽】青森,怪你過份美麗…(蘋果日報) 

【旅遊籽:浪迹遊蹤】

日本東北,一位素未謀面的朋友。日本天大地大,偏偏每次提起它,總會與白皚皚的大雪混為一談。但這次,我偏偏選擇在初夏時份來探望這位朋友。甫踏出青森空港,我相信,這裏必定會是個令人放鬆的地方。機場大堂沒有華麗裝潢,別說甚麼手信免稅店,只有簡單的一間便利店,完了。以往的數條大型行李輸送帶,這回就化成了一條放大版的「迴轉壽司」帶,「三文魚壽司」、「蟹籽軍艦」、「帆立貝刺身」……魚貫運出來。咦!真的有魚!突然,竟有一條巨型原條吞拿轉出來,仔細一看,木板上印着「大間吞拿魚」幾字。這條全長一百四十厘米的,原來,是由航空公司的幾位職員合力「炮製」。他們花了約七個月時間,將青森最北端大間町的名產黑鮪魚,將機場內回收得來的發泡膠,轉化為一個裝置藝術,目的是讓旅客在等候託運行李期間也不致太悶。 

青森,總令人又驚又喜。甫離開機場,眼前的光景盡是一片綠。曾遊台北、曼谷、首爾等大城市,離開機場出市區的路,我總會說句︰「好深圳呀!」這次,感覺不一樣了。車子猶如走進大森林,沿途的馬路不闊,兩旁每一棵樹也如百年巨木般,高聳入雲。一堆又一堆的杉樹延綿不絕,滿佈幾十公里外,找不到盡頭。偶爾又經過一望無際的菜田稻田,在日落的餘暉映襯下,是幅絕色名畫,美得根本用照片也留不下那種感覺,一切深深烙在腦海中。不久後終於離開原始森林,緊隨是一間一間矮小的平房,一層?兩層?全部的的骰骰,絕對找不到甚麼摩天大樓,名師建築,平凡得很。倒要找點不同之處的話,我想應該是JR青森站附近的海邊吧。一條短短橫跨青森海的大橋,黃昏亮燈之時,又是另一幅醉人名畫。還有那用超過八十多年歷史的青函渡輪「八甲田丸」改建而成的渡輪博物館,這艘船在1908年啟航,往返青森及北海道函館,是當年貨運及來往北海道的重要交通之一。眼前的一切,彷彿又回到那時的日本。 

旅程第一站 選擇回到過去

香港人,有多久沒放下你的手機電腦,關掉電視電燈,與所有關乎「電」的東西絕緣,靜靜享受一個夜晚,用心感受身邊曾被遺忘的事。這次,我做到了。離開青森市,來到車程約要兩小時的黑石市,尋找隱世的青荷溫泉。這秘湯之所以聞名,全於它隱藏在青森名山八甲田山脈之中,要入宿,倒要先上山,再落山,過重重難關。山路迂迴曲折又窄,車子猶如進入荒蕪之境,上斜又落斜,沿路搖晃不定。到訪那天又剛好遇上滂沱大雨,上得越高,眼前霧越是茫茫,越來越神秘。但這溫泉最迷人之處,還是它與外界完全隔絕,甫到達山腳,手機訊號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消失。然而,我沒有絲毫的不捨,這機器除了拍照外,頓時,我再找不到它存在的價值了。越是往山谷進發,我心情越是緊張、興奮。沒網絡之餘,油燈之宿,顧名思義,還是一間沒有電的旅館,一間只靠油燈照明的旅館。出發前一直糾結,沒電沒手機,我該如何度過這兩天?真的捱得過嗎?答案快將揭盅。
這一夜,恍如時光倒流般。晚上要自己在他他米上鋪床,望着簡陋寢室內僅有的一盞昏黃油燈,聽着窗外涓涓的流水聲,還有青蛙的呱呱叫聲,慢慢,慢慢,看着聽着,人已在夢鄉之中……吱吱的鳥鳴聲響起,微弱的陽光慢慢泛起,我知道是時間離開了。要離開,卻有不捨。過了兩天沒網絡沒有電的原始生活,最大感覺當然是放下手機,放下一切煩擾,與平日匆匆忙忙的生活是天淵之別。踏足油燈之宿前,朋友也跟我說笑,沒電、沒網絡,又在深山之中,這不就是漫畫《金田一》的情節嗎?經歷這夜,「喜」的卻比「驚」多。這裏令人難忘的,除了那與世無爭的平和之感,還有這裏的一草一木,推開窗盡是青綠之景。這旅程,絕對是個很好的回憶。

 

各館的外形及建築也用木造,樸實無華。晚飯準時六時開席,大部份住客也換上浴衣來用餐。露天溫泉還可以邊浸邊看龍之
有傳說指,如女人想懷孕的話,就要來浸子寶之湯。吊橋去年才翻新,連接以溪流相隔的本館和別館。滝見之湯有室內及露天溫泉,並設有沐浴的設備。
晚飯唯一娛樂就是青森縣著名的三味線演奏,還有唱歌表演。晚餐是一份簡樸的鄉土料理,有燒魚及豚肉鍋。

  

青荷溫泉油燈之宿
地址︰日本青森縣黑石市大字沖浦字青荷沢滝ノ上1の7
收費︰一泊兩食付,每位688港元起
交通︰由新青森站乘JR至弘前,轉弘南電車至黑石,再乘巴士往虹之湖,乘接駁車往青荷溫泉

Travel Memo

簽證:持有效特區護照或BNO毋須簽證
機票:香港來回東京,機票連稅約2,077港元起;東京轉機往青森,機票連稅約2,405港元起
滙率:100日圓約兌7港元 

記者:黃依情
攝影:林栢鈞
編輯:梁浩維

美術:孔文彬

浸八十八年歷史青荷溫泉 沒電沒網絡得油燈 

【旅遊籽:浪迹遊蹤】
說到日本,無疑會與高科技濕平喪食潮童等扯上關係。然而,一路向北,走到本州盡頭──青森縣,你會發現截然不同的美景。留宿於八甲田深山之中,沒電、沒網絡的青荷溫泉「油燈之宿」,享受那一刻寧靜,與世無爭。青森,這個與宮崎駿筆下的世界有點相像的地方,那管初夏風光沒有傲雪映襯,眼前的一片茂綠,同樣很美。 

靜待於八甲田山懷抱中的青荷溫泉,於1929年開湯,屹今已有八十八年歷史,亦只有油燈之宿一間旅館,而且礙於地理位置影響,這裏一直沒有電力供應。就算有,也不過是有限度的小型自家發電,僅足夠應付緊急需要,如出入口告示牌等,還有洗手間。如非自駕的話,每日也只有三、四班車來往最近的鐵路站。而在十二月至三月嚴冬雪季,為怕危險,還不准外來車進出,住客只可乘坐旅館提供的接駁巴士。「別以為本館才是最古老的呀!橋邊那座小屋,才是這旅館最原始的建築。」迎來是青荷溫泉社長兼旅館主人原田篤久先生。一身黑衣裳、樸素打扮的原田先生從旅館前台慢慢走出來,如非自我介紹,很難想像館主也要親自招呼客人。環顧四周,樓底很高的主館大堂中央,吊着五盞泛着微黃火光的油燈。再向前望,就是一條通往客房的深黑走廊,沿路也不過得一盞燈。旅館亦很貼心,為怕上年紀的公公婆婆不便或發生意外,會特意安排他們住在這樓層,而洗手間亦設有環保電燈,只會在有需要時才亮起。「附近方圓十幾公里也是沒有人的山區,不時還會有熊人出沒呢,哈哈!」滿以為原田先生只是說笑,他卻一臉認真,說幾十年前真的有這意外發生。
旅館與一般溫泉酒店一樣,下午三時才會安排入宿,但趁有空餘時間,好客的原田先生就帶我這個早到的人四周參觀,「未開湯前,常有獵人及農夫上山來打獵摘菜,偶意發現有個小泉眼在地底噴出,於是就在獵人界聞名。但那時還未開闢山路,就算每日要澗水劈樹行六公里路上來也願意。」推開本館後門,又是另一番美景。那通往露天溫泉和客房的大吊橋下,有一條潺潺不絕的小溪。橋的旁邊,還有間「ランプ小屋」,原來即是油燈的家,裏面幾乎放有過百盞油燈。而從橋的另一端回眸一看,本館和小屋頓時化為日本動畫大師宮崎駿筆下的情節般,是龍貓的家嗎?抑或是有點像千尋打工的湯屋?
 

共酌一杯看星星 放下手機過原始生活

「剛開始時接受不到,看書看報紙也不行,但已習慣了,我現在每星期也最少有三晚留宿。曾有人試過自己帶風筒,但怎料電力負荷不到,砰一聲連僅餘的電力也沒有了!」原來六年前,原田先生才當上旅館主人,從此,他就成為一個不用電的男人。「我很想保護環境,就算在當館主前,我一直也認為這訊息很重要,也是我的推動力。」除沒電外,旅館也沒有獨立淋浴間,要洗澡的話就要在溫泉旁邊,也不設風筒及提供洗頭水,只簡單供應一支全天然沐浴露,就算排出水中也不怕。旅館的四個溫泉分別設有露天及室內,其中一個還是男女混湯,如女士們想獨享的話,就要把握下午五時至六時的黃金時間。「晚上可以做到的事,就是浸溫泉,共酌一杯,看星星,或與同伴面對面聊天,簡單過一晚。這些現今生活中大家認為不重要的事,在這間旅館中卻能做到。」原田先生笑說。「試過有老人家曾帶孫兒來住,和他們訴說古時生活點滴,與現今的是截然不同,就如上了一課般。亦有對夫婦離開時跟我說,從來未試過這樣和對方聊天,非常難忘。」他續指,就算留宿客人的反應各有不同,但他依然慶幸自己能當上這間簡單旅館的主人,「有人讚不絕口,亦有人說我永遠也不會再回來,實在太不方便了。但我只是想跟大家說,儘管『享受不方便』,有時這種生活也可以令人很快樂。」 

六年前才當上旅館主人的原田篤久先生,從此成為不用電的男人。蜜月之旅的三河夫婦,專程由大阪而來,說非常喜歡油燈之宿,必會再來。館內掛有不少水墨畫,懷舊味道更濃郁。
客房的佈置也簡單,只有張小茶几,不設鋪床服務。大堂前台有旅館專屬的郵筒,當然要把握機會寄張明信片。青荷溫泉的舊照,仍掛於大廣間的牆上。

 

 

 

守護旅館的70歲收油燈伯伯

「我在這裏工作了25年,每日中午前要收超過100盞油燈,再用兩、三小時清潔及添加燃料。」一直守護旅館的還有這位70歲老伯伯,每日他會走遍整個油燈之宿,每次以一支竹竿將一排數個油燈帶回油燈小屋中。雖然伯伯步履蹣跚,動作不算靈活,但看着他抬着油燈從走廊一端走到另一端,那身影卻令人印象深刻。 

青荷溫泉油燈之宿
地址︰日本青森縣黑石市大字沖浦字青荷沢滝ノ上1の7
收費︰一泊兩食付,每位688港元起
交通︰由新青森站乘JR至弘前,轉弘南電車至黑石,再乘巴士往虹之湖,乘接駁車往青荷溫泉 

Travel Memo
簽證:持有效特區護照或BNO毋須簽證

機票:香港來回東京,機票連稅約2,077港元起;東京轉機往青森,機票連稅約2,405港元起

滙率:100日圓約兌7港元 

記者:黃依情
攝影:林栢鈞
編輯:梁浩維

美術:孔文彬 

弘前市350年刀廠八代目 手鑄獨門暗紋鋼鐵刀 

【旅遊籽:浪迹遊蹤】
「這份工作是家族傳下來的,就算多辛苦也好,也想繼續傳承下去,做到體力不支為止。」二唐刃物鍛造所八代目吉澤剛邊鑄刀邊說,看他兩手傷痕纍纍,滿頭大汗,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叮叮、叮叮」的繼續埋手鑄鐵,「我的家族已傳至八代目,至今已有350年歷史,祖先是幫將軍及武士做武士刀。雖然現在沒有武士,改為鑄造日本料理店的刀,但由那時起就秉承家訓,一定要以人手做刀!」 

江戶時代,青森縣弘前市曾經是個藩鎮,有超過100間鑄刀廠,「二唐刃物鍛造所」就是其中一間,不只是刀,連大炮、戰車也有造。而「二唐」的刀還有一種只得他們才有的暗紋,如流水般的彎紋,原來是參照世界遺產白神山山腳的暗門瀑布而創出來。這種鑄法,也是他們的獨門秘方,是將鋼及鐵用秘製鐵粉黏在一起,再放入攝氏1,000至1,200度的窰爐燒製,然後打出形狀,再黏再燒再打,重重複複這步驟,臂力也不能少,最後還要用凍水打磨才算完成。「我覺得最難不是做刀,因為廚師有左撇子和右撇子,做左撇子的刀是最難,因刀匠習慣了做同一方向的刀。」
其實年紀輕輕的吉澤剛,原本最愛看書,夢想成為作家,但因為五代目爺爺在遺囑的一句,指明要他繼承祖業,七年前他就接手爸爸的工作成為八代目。不過他自覺經驗不足,堅持說自己未學滿師,只是個修行中的刀匠。這樣謙虛,皆因他之前的工作是半途放棄,他認為很不光榮。所以就算鑄刀有多辛苦,手上的傷痕有多深,這次他一定不能令家人失望。「和食製作有很高的要求,一般的菜刀其實可以在工廠造,但客人來這裏訂刀,無非想要一把人手做的刀。」為免有錯,一把刀的定單他會鑄造兩把,而要鑄好一把,最少需時兩日。吉澤指多年來出自他手的刀,最便宜3,000日圓(約210港元)有交易,最貴的可以賣到50萬日圓(約35,000港元),不過他覺得自己仍有進步空間,會繼續努力。
 

鑄刀時,吉澤會站在窰爐旁特製的空間內,溫度非常高。要鑄出暗紋,就要將鋼和鐵軟硬合二為一。將鐵和鋼黏在一起後,要放入攝氏1,000至1,200度的窰爐燒製。
鑄刀的最後步驟,要將刀刃用凍水打磨。吉澤不想辜負爺爺所託,堅持秉承家訓,以人手做刀。二唐的刀有一種如彎彎流水般的獨門暗紋,是參照白神山的暗門瀑布創造出來。七吋長洋刀每把12萬日圓(約8,400港元)

  

二唐刃物鍛造所
地址︰日本青森縣弘前市金屬町4-1 

Travel Memo
簽證:持有效特區護照或BNO毋須簽證
機票:香港來回東京,機票連稅約2,077港元起;東京轉機往青森,機票連稅約2,405港元起
滙率:100日圓約兌7港元 

記者:黃依情
攝影:林栢鈞
編輯:馮秀珍
美術:楊永昌

青森新貴「青天之霹靂」 三星龍吟主廚御用米 

 【旅遊籽:浪迹遊蹤】

青森縣位於日本東北,稻米種植一向馳名,乘車沿途看到的風景幾乎也是稻田。為了要近距離看看這裏的稻田,我來到位於西面的五所川原市,「我們管理的農田面積,大概有400公頃。產量最多是まっしぐら米,約佔八成。」青森ごしょつがる農業協同組合米穀畜產課長藤田貴志說。他們管理的稻田,主要出產三款米,包括まっしぐら、つがるロマン及青天之霹靂,當中以まっしぐら最多人選用。這款米是由日本兩大著名的米,「秋田小町」及「越光」混合而成,特點是細細粒,不會太黏,夠彈牙,在大部份青森的日本料理店也能吃到。剛在5月19日插秧,預計在9月收成。 

去年北海道風災令農作物失收,一海之隔的青森有影響嗎?「まっしぐら米特性是耐寒,生命力很強,氣候對它的產量影響不太大。」藤田課長說。而名字夠響亮的「青天之霹靂」就是近年青森新推出的品種,研發了十年,在2015年10月才開賣,更是青森首個獲得日本穀物檢定協會評為「特A」級的大米,與新潟魚沼市的越光米同等級。在青森的超市、機場,也不難找到這款米的蹤影,它外形飽滿有光澤,軟硬適中,但較黏口,有米的香味並帶少許甜味。連米芝蓮三星餐廳龍吟主廚山本征治,有份監製的東北究極料理也選用它作為食材。當然一分錢一分貨,青天之霹靂的售價自然較高,一包5公斤要2,950日圓(約200港元);一包10公斤的まっしぐら米才4,355日圓(約300港元),可見青天之霹靂實在矜貴。

 

青森最新品種的米「青天之霹靂」,研發近十年,2015年尾才發售。「青天之霹靂」是青森唯一的「特A」級米,軟硬適中,但較黏口。

  

Travel Memo
簽證:持有效特區護照或BNO毋須簽證
機票:香港來回東京,機票連稅約2,077港元起;東京轉機往青森,機票連稅約2,405港元起
滙率:100日圓約兌7港元 

記者:黃依情
攝影:林栢鈞
編輯:馮秀珍 

美術:楊永昌

青森杯廠直擊 超靚琉璃清酒杯隻隻手造 

 日本限定商品通常會掀起搶購潮,好像Starbucks青森縣限定的這幾隻杯,4月尾甫推出,隨即售罄。香港人只能羨慕嗎?不如帶大家去造杯的工場望梅止喝吧。


「北洋硝子株式會社」工場長中川洋之說:「用機器的話,倒模出來會是固定形狀,如果用人手的話,可以做出不同款式。」,北洋硝子株式會社有68年歷史,在青森縣非常出名,工場一直堅持以手造當地傳統津輕琉璃。所謂津輕琉璃,即七彩顏色的玻璃製品,在清酒杯會常見到。出乎意料之外,津輕琉璃的原材料有六成也是幼砂,要放入高達攝氏1,500度的熔爐燒製,再上顏色。揑好形狀後要冷卻一日,最後還要經過嚴格的品質檢查,有少少瑕疵也不能出廠。工場中,最老的師傅有70歲,有40年做玻璃經驗,老師傅:「因為想做一些精細工藝品出來,所以一直做到現在。」工場中難度最高的工藝品,就是出自他手。

「要做一個成功的玻璃職人,入行一兩年,可做簡單倒模的款式。如果技術好些少的話,五年以上可以吹玻璃,如果十年以上,較難的玻璃產品也可以做到。」工場長說。不過他說現在很少後生仔入行,但特別的是,他們的工場有很多年輕職人,最年輕的是19歲,就連女生也有。而他未入行前也是個公司小職員,後來公司倒閉了,剛好玻璃廠請人,他就來工作至今。他還說起初對這行業完全沒有興趣,但越做就越喜歡這份工作,亦想年輕一代能像他一樣,繼續傳承這傳統工藝,他說:「我想一生也做這份工作。」
 

日本Starbucks青森縣限定的這幾隻津輕琉璃杯,甫推出已被搶購一空。工場中最老的師傅有70歲,有40年做玻璃經驗。七彩顏色的津輕琉璃,最常見的製品有清酒杯。

 

記者︰黃依情 

攝影︰林栢鈞 

留言(0) | 引用(0) | 話題(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