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野人周記】能吃到樹上熟的水果,是一種幸福(蘋果日報)

樹上纍纍佳果。 

 

 

 

【野人周記】
俗語說,「蟬鳴荔熟」,農曆五月,蟬鳴鋪天蓋地,對城市的孩子們來說,只意味着荔枝快要上市了,樹上長的荔枝,卻不一定見過。荔枝從哪裏來?離開了土地的孩子,反應大概都相似:超級市場?醒目一點的,會答「果欄」。
 


的確,不少精明市民都會到果欄選購荔枝,兩廣荔枝產量多且價格便宜,佔盡市場,讓大部份人都忽略了本地仍有荔枝出產。香港曾有不少果園,大埔康樂園發展豪宅前,曾是全港最大的果園,荔枝產量最多的,則要數大嶼山。現時大部份果園已幾近荒廢,樹在,果還是會年年結,每到收成季節,行山前輩們便會安排適當路線,聯群結隊「入山採購」時令水果。



說採購,實是誇張,城市人揹十斤走十多公里村路,已是極限。假日遠足順道到果園大吃一頓樹上熟的佳果,再用背包帶三、四斤回家分贈親朋好友,才是實情。不少人喜歡光顧大型休閒農場,我不愛熱鬧,稍為偏遠的「東澳古道」才是首選。從東涌至大澳,東澳古道連接起多條村落,彌勒山北麓水系多條溪流灌注,從沙螺灣開始,經䃟石村、深石村到深屈村,沿途都是果樹,黃皮、龍眼、大蕉、木瓜、大樹菠蘿、南洋蒲桃(蓮霧)、楊桃……不過數目最多的,還是荔枝。


選東澳古道,還有其他原因,一位相識多年的山友,母親的娘家就在古道半途上的深屈村。深屈人口不多,全村都姓吳,他們一家早已搬出市區,外公外婆和阿姨仍住村裏,每逢有甚麼時令水果收成,總會第一時間通知我們。深屈村也不是一開始便種果樹,源自昂平的昂深石澗在深屈灣出海,水草豐美之地,很久之前是種水稻的,村莊散落在深屈灣西岸(現時的茜草灣)。六十年代海水淹至,全村遷至深屈道盡頭現址,之後昂深水源被截往石壁水塘,村民只好改種蔬菜、大蕉、荔枝及黃皮等水果,挑上寶蓮寺賣,朋友外公也有捕魚養蜂,魚穫和蜜糖,用船送到大澳。


「今年的荔枝大豐收啊。」端午前一周,朋友送來訊息。一般來說,春末夏初若多雨,果樹的花被雨水打掉,便無果可結,但今年天旱缺雨,大部份荔枝花得以保留,結出纍纍佳果,嶺南地區更出現二十年來最大的豐收,香港也不例外。從東涌出發,接近沙螺灣時,抬頭一片紅,迎面而來三五成群、手提大袋小袋荔枝的行山客,他們比我起得早,已經滿載而歸。深石村旁,紅的除了荔枝,還有南洋蒲桃,可惜沒有人手採收,熟透了的果子,掉了一地。
端午前夕的深屈村,明顯比沿途其他村落熱鬧,除了老馬識途、聞荔香而至的「食家」,年輕一輩村民也回到村裏幫忙採收,一籮籮的用手推車送回村。深屈村種的是桂味,樣子不漂亮,汁不算多,但核小且清甜。樹上熟的鮮採荔枝,其風味是進口貨品不能相比的,荔枝採摘後無法長期保鮮,跟熟行情的朋友聊過,知道一般都是採摘八成熟的果子,冷凍運輸到香港後再催熟,甜感膩而不清,部份商販更會用稀釋鹽酸水劑噴灑,讓荔枝變鮮紅。要吃荔枝,還是要吃本地的。因為要趕回去見一位台灣來的朋友,原定要到果園邊採邊吃,也無法實行了,匆匆告別,提着兩斤鮮採荔枝直奔大澳。朋友是位熱愛土地的客語詩人歌手,帶她一些從香港土地長出來的成果,應該會喜歡。
 

 

荔枝收成一籮籮。荔枝收成一籮籮。南洋蒲桃南洋蒲桃風光如畫深屈灣,昂深石澗入海處。風光如畫深屈灣,昂深石澗入海處。

 

 

 

小資料:
東涌地鐵站出發,經深屈往大澳。長線:東涌>侯王廟>䃟頭>沙螺灣>䃟石灣>深石>深屈>大澳(3.5至4小時);短線:a)從屯門或東涌乘街渡至沙螺灣啟步、b)大澳來回深屈(2.5小時)

 

 

 

 

 

 

撰文:Daniel-C

 

 

 

好山愛水的城市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