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逃離城市】帶4歲仔隱居荔枝窩 非常父母:想佢有快樂自由童年(蘋果日報)

曾卓謙(42歲)、尹子欣(43歲)、曾尹濬(4歲),三年前定居荔枝窩。曾卓謙(42歲)、尹子欣(43歲)、曾尹濬(4歲),三年前定居荔枝窩。訪問當日下午,突然下起傾盆大雨,一家三口把握機會,在雨中大玩特玩。訪問當日下午,突然下起傾盆大雨,一家三口把握機會,在雨中大玩特玩。兒子下田,了解食物出處,對Adley和Maria來說是重要的,「起碼知道牛是一隻的,不是一片片肉。」兒子下田,了解食物出處,對Adley和Maria來說是重要的,「起碼知道牛是一隻的,不是一片片肉。」未來,兩夫婦想一家以帆船流浪。未來,兩夫婦想一家以帆船流浪。二人曾浪迹天涯兩年。

二人曾浪迹天涯兩年。 

城市人呀,你為何不想住在城市?住沙頭角荔枝窩有一家三口則說:「有了小朋友後,開始去想他的將來。」 安穩、快樂、將來。奇怪了,他們的身軀明明不大,偏偏不能躋身都市中?

 

曾卓謙(Adley)自小便想環遊世界了,原本打算自己一個去旅行,永遠不回來。直到某日,他遇上尹子欣(Maria)。「然後我就說服她辭工,一齊去旅行。」一旁的Maria補充:「他的說法是,當時馬雅月曆指將世界末日,你想工作OT時,對住電腦,還是對住伊瓜蘇瀑布好呢?」最後世界依舊,數年後的6月某天,我坐在他們對面,聽着二人娓娓道來一家三口定居荔枝窩三年的故事。

 

回到出走南美前,當時二人投身社會十多年。Maria原本任職航空公司,Adley則從事心理輔導工作。打開二人的網誌,第一篇文章刊於2011年12月12日,標題是「Hello World !!!」。打後兩年的文章,由南美出發,途經中美、歐洲 、非洲、北歐、東歐及中亞等地。文字一直延伸,直到2014年,說到他們於伊朗的「第一個梳化主人」的故事後,就沒有了。

 

待產與海豚為伴
「那時Maria懷孕,回港一段短時間後,就去了夏威夷待產。」他倆都覺得,醫院對待生育似對待疾病,「我們認為生育不是病,不需要留在醫院,也想於一個自然、放鬆的環境下生育。」夏威夷是理想地,那段日子,二人不時於海中暢泳,與海豚為伍,看牠們睡覺、追逐、交配。海與地,海豚與人,二人相信前者是朋友多於禽獸。其間發生了奇妙的事,例如當Maria到海灘途中,她會感到小生命於肚內興奮地跳着;離開時,他就踢着腿,似叫媽媽多留一會。

 

同年6月20日,曾尹濬(Zach)出世了。二人去,三人歸來。流浪將三人「沖」去復耕計劃下的荔枝窩。一個貼近自然、農村的模式。「流浪時,主要是我與Maria去享受世界給予我們的東西,很少去看將來會如何,有了小朋友後,就會去想他的將來。」這個將來,隱藏過去對食品安全的憂慮,「於城外買有機食材,一是好貴,有時即使貴了也不知真偽。」最安全的食物,當然就是由自己種植,「雖然可能也不知泥土有甚麼問題,但你清楚注入了甚麼,比起其他不知落了甚麼毒藥的食品安全。」此外,也有對於物資運用的反思,Adley指這地方交通不便,運輸相當困難,「物資運入來都要物盡其用,避免製造太多垃圾,再用物資時亦會三思,這生活方式與城市不同。」

 

牛不是從超市凍櫃來
鄉下生活,不是與外界脫節,過「極簡」生活。正如Maria亦笑指,「我們也會食肉的。」所以,他們每星期出城兩天,探家人、補給日用品,同時為兒子安排參觀、探訪等活動。只是比起花錢消費娛樂,他們傾向感受大自然與社區連接,奉行在家學習。如在農田當中,兒子透過親手落種子、淋水、收割,了解到食物從何處來,「對於自己種的東西,佢又願意多吃一些,也更珍惜食物,因知道背後的勞力和心機。」而且牛是活生生的動物,不是從超市凍櫃中一片片的。

 

想一家以帆船流浪
他們同樣想告訴大家,生活有很多可能性,「不一定要習慣四仔主義 ,女仔(老婆仔)、車仔、屋仔、細路仔。」荔枝窩是流浪的中途站,「這種生活,我們會想維持多十幾年,長遠想計劃再一起去流浪,我們懂得駕船,希望將來有隻帆船一起去旅行。」望着他們仨於碼頭等船的背影,我開始想像……

 

網誌:backpack-around-the-world.blogspot.com/

 

記者:湯珮然 

攝影:張志孟、蕭志南 

他們搬離繁華都市 選擇隱居荒野…… 

城市人呀,你為何不想住在城市?於社會上打滾了幾年,現居於南涌的兩個後生女說:「城市生活安穩,卻不快樂。」這種不快樂,維持了廿幾年的人生。人前,她們有穩定收入、不愁吃穿;人後,那是一種對生活的無力感。荔枝窩亦有住了3年的一家三口,他們則說:「有了小朋友後,開始去想他的將來。」鄉下生活不是與外界脫節,過「極簡」生活,背後是對食物安全,環境發展的關注。對他們來說,城市與鄉下不是對立,只是選擇。

 

記者:湯珮然
攝影:張志孟、蕭志南

 

 

80後女辭職搬入南涌耕田:城市生活安穩但不快樂(蘋果日報)

小樹(29歲)(左)與慧如(30歲)原本是社工及文員,9個月前定居南涌。小樹(29歲)(左)與慧如(30歲)原本是社工及文員,9個月前定居南涌。每天九時至一時左右,小樹和慧如就下田,之後就回家吃午飯;大概四時左右,二人會落田淋水。每天九時至一時左右,小樹和慧如就下田,之後就回家吃午飯;大概四時左右,二人會落田淋水。對聯上的「落地生根」是二人心願。對聯上的「落地生根」是二人心願。二人的小農地,種有粟米、蘿蔔、豆角等,自給自足。二人的小農地,種有粟米、蘿蔔、豆角等,自給自足。「阿花」是二人的好友。

「阿花」是二人的好友。 

 

城市人呀,你為何不想住在城市?在社會打滾了幾年,現居鄰近鹿頸南涌的兩個後生女說:「城市生活安穩,卻不快樂。」

 

頭廿幾年的人生,小樹與慧如是「不快樂」的城市人。人前,她們有穩定收入、不愁吃穿;人後,卻有一種對生活的無力感。

 

「很多同事、朋友都覺得挺好,但我都是不開心,覺得始終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數年前,慧如仍是朝九晚五的文員,去過新西蘭working holiday,呼吸過異地空氣,「我會去果園打工,當時很多亞洲人都喜歡室內,不用曬、不受天氣影響;但偏偏我覺得困在室內很辛苦。」 回港後,她落地打工,只是一呼一吸也有違和感,那是即使閒日做假日農夫,也平衡不了的感覺。旁邊的小樹,原本是社工,「但做到一個位,身體不好,壓力很大,於是有一份勇氣去辭職,希望可以休息一段時間。」當時的她,一個月看兩次醫生,工作壓力壓垮她,「當不能自我療癒,又如何療癒人?」她很迷惘。

 

那時,二人早已認識南涌這個地方,適逢農耕實習生的計劃,成為了實習農夫。大家心中都有個問號,慧如希望藉此驗證一下長期當農夫的想法;小樹則重拾心靈上的安穩。接下來的日子,一星期有三至四天,二人都會住在宿舍,說是宿舍,實情是一個小貨櫃,內裏有兩張床及少許家具。她們每天都會跟當地農夫學耕種,這一做,竟是年多兩年。

 

有了實在的體會,二人幾乎肯定,比起城市的生活模式,更嚮往鄉郊的樸素寧靜。那年是2017年9月,二人決意搬入南涌。

 

家人擔心生活不安穩
家人起初當然不接受,一直以來慧如與媽媽關係親密,所以對方反應亦最大。「她(媽媽)知道我要耕種時,就說她因為小時候耕種太辛苦,又吃不飽才走來香港,問我為甚麼要選擇這條路?」媽媽想女兒好,那個好是舒舒服服地坐office,嘆冷氣;而不是日曬雨淋,前路不明。「她會想,我的將來如何是好呢?將來我如何有自己的家和小朋友呢?」做女兒的當然明白,但這些問題,從來沒有保證;但有一件事是無可置疑的,就是作為母親的,眼見女兒的健康與笑容越來越多,「她是為我開心的。」關係親密,也不一定可互相理解,可幸的是雙方都願意行多步,「一直覺得隱瞞才是最好的,不過到豁出去,講了,才發現是真正的出路,大家比起之前更加親密……起初都好戰戰兢兢,想堅持自己的路,又怕家人不開心,但又明白,這不存在於他們的概念。」坦白不代表解決問題,但關係總是有韌度的東西。

 

比起慧如,小樹與家人之間的拉鋸更漫長,對於她現時的生活,她直言「家人知唔晒」。 「我不如慧如般透明,要家人於這個年紀,接受我這種生活,的確很困難。我只跟她們說,我現在於農場工作,最近就說多一點,說是租屋住。」 然而家人始終不接受,她辛苦儲錢,付出了十多萬攻讀社工課程,卻選擇在一個農場般的地方落腳。就此小樹有另一番感受,「或者社工是一種職業,但『作為社工的感染力』卻是無處不在的。」這是她透過擺市集、工作坊體會到的;但若失去了的自己,便不易尋回。

 

推廣真正食物理念
現時,慧如和小樹最大的理念,就是推廣何謂真正食物,由農地到飯桌上的過程;同時以自身經歷,帶給大家對生活模式的另類思考。「以前的安穩,是因為跟其他人做同樣的事情,得到他人的認同,每個月有固定的收入,數字上穩陣;現在的安穩,是心裏面覺得很安穩,我想是因為現在很多事情都是自己選擇的。」小樹如此說。我想起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意指人的需要分成五個層次,包括生理、安全、情感、尊重以及自我實現(即是個人理想、抱負)。這些層次多數時候都不分次序,簡單而言,某些人滿足了生理如衣食住行後,就會開始想追求心靈、甚至生命價值。

 

眼前這個家,眨吓眼已9個月了。

 

facebook:小耕田作

 

記者:湯珮然 

攝影:張志孟、蕭志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