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星期日專題:我們丟失的 不只是一天假期
遺忘了的重光紀念日

2,009

鄭治平做過戰俘,獲釋後加入英軍,可是這段保衞香港的歷史,逐漸被人遺忘。 梁鑑章攝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香港政府在每年8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一也有莊嚴儀式,紀念為保衞香港而捐軀的士兵,那天是重光紀念日公眾假期,讓巿民一同紀念屬於自己的重光,可是這個假期在15年前取消了。抗戰的苦日子已經過去,拒絕遺忘歷史的戰役,將曠日持久。 記者:黎穎詩

隨着重光紀念日公眾假期消失、老兵去世,保存這段歷史越來越困難。現年90歲的鄭治平,是抗日義勇軍之一,由鯉魚門打到赤柱,做了戰俘,獲釋後長途跋涉到印度和緬甸,加入當地的英軍,繼續抗日。戰爭結束後回港,擔任戰爭法庭的檢控官。對於香港面對日本那場防衞戰的歷史,他擔心會被遺忘。「你最多見多我一年,以後就冇人講到畀你聽」。
對於重光紀念日不再是公眾假期,年屆81歲的鄭太馮潤梅感受甚深。「以前係假期,到時到候都有記者嚟做訪問,叫佢(鄭治平)講打仗,我聽到識背。真係好可惜,冇咗個假期,冇人提(戰爭歷史),大家慢慢就會唔記得。」

「就算知會打輸都照打」

專門研究二戰時期香港歷史的高添強指,殖民地政府刻意不談抗戰歷史,特區政府也沒有從歷史中吸取教訓,「日本當年嘅軍國主義,係因為佢哋嘅國民教育做得好成功,洗腦洗到啲人唔識向長官唔合理嘅要求說不」。香港也要推行國民教育,這位學者說:「真係要教,就教香港、中國嘅歷史,好同壞都要教,仲要特別講多啲唔光彩往事,只有咁先可以從歷史中學習」。
鄭治平家鄉在中山,爸爸「賣豬仔」去了巴拿馬,他在巴拿馬出生,因為父母希望他學習中文,他8歲來港。「入咗喇沙,我嘅英文到家都比中文好。」因為學校有老師是義勇軍成員,他17歲便加入義勇軍。
義勇軍由香港巿民自願組成,協助英軍做防務,成員華洋皆有,在1997年解散。「當時冇諗過要打仗,更加冇諗過英國人會打輸,不過就算知道,我都會去打。」鄭治平當年是炮兵,防守鯉魚門。「日本兵喺我哋食早餐之前發一輪炮,搞到我哋食唔到早餐,午餐、晚餐前都發炮。英軍其實都好好打,但日本兵實在太多人。」
後來他被派去赤柱,負責廚工。香港投降,他做了戰俘,最初被關在北角,再轉到深水埗的戰俘營,在那裏過了十個月,後來日軍把營內華人放走,他便和三名戰友北上,經廣東、廣西、雲南,從雲南坐軍機到印度,加入當地英軍。
在環境極差的戰俘營,食物是白飯、白飯加鹽、白飯加豆。「我夠食,但啲英軍唔夠,有個日本兵對我哋唔錯,同我哋講佢唔想打仗,又話好掛住家鄉個老婆;但有啲對我哋好差,當時冇諗生死問題,過得一日得一日」。
年事已高行動不便的鄭治平,這兩年沒有出席重光紀念日活動,曾中風的他憶述往事也有困難,鄭太便從旁提醒,兩老一同搜索歷史。

「軍隊要從屬民選政府」

相對香港對這段歷史的冷漠,加拿大恰恰相反,渥太華在三年前建了一個花崗岩紀念牆,刻了所有參加這場防衞戰士兵的名字,目的是讓人知道加拿大在1941年派了2,000名士兵到香港協助防衞。在加拿大還有約50名老兵健在。
現年90歲的George MacDonell當年在赤柱作戰,曾入深水埗戰俘營,後來押到日本橫濱造船廠做苦工,他對在遠東的經歷記憶猶新。他上一次來香港是七年前,去了西灣墳場拜祭戰友。「我不憎恨日本人,他們亦是軍國主義的受害人。所以維護和平很重要,而要維護和平,軍隊一定要從屬於一個由民主選舉產生的政府。而每一個人亦應為自由而努力,假如你不珍惜自由,有人會把你的自由奪去」。

加拿大駐港領事每年都會到西灣墳場悼念陣亡軍人。 資料圖片

蔑視歷史
港拒建戰俘營紀念公園

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侵略香港,佔領香港三年零八個月,大部份香港人對當年那場只打了18天的保衞戰是怎樣打的所知不多,古物諮詢委員會成員高添強專研本地歷史,自資寫了四本專門講這段歷史的書。「研究呢段歷史嘅黃金時期係六、七十年代,但殖民地政府唔支持本土歷史,南來文人睇唔起香港研究,連有幾多華人平民死亡嘅推算都冇,我哋真係好對唔住嗰代人。」
「加拿大好重視呢段歷史,駐港領事每年都去西灣墳場悼念戰死軍人,每個嚟香港嘅官員同國會議員都一定去西灣墳場。」去年,他和一些關心這段歷史的香港人及加拿大駐港總領事,建議康文署在深水埗戰俘營原址建紀念公園,更找來建築師義務設計,可惜不被接納,殖民地與特區政府,同樣蔑視歷史。
《蘋果》記者

回歸前每年重光紀念日,官方會在中環和平紀念碑舉行紀念儀式。

悼念英烈
紀念儀式較回歸前簡化

悼念為港捐軀的戰士,在回歸前每月首個星期日,大會堂花園神龕會開放,內有紀錄為港陣亡軍人名字的紀念,8月最後一個星期一是重光紀念日公眾假期,政府在大會堂紀念花園舉行獻花圈儀式,義勇軍鳴槍三響,每年11月及12月也有紀念活動。
重光紀念日紀念儀式隆重,現役與退伍軍人會參與,政府部門、英聯邦成員國、軍隊代表分別獻花圈,之後吹號角及默哀兩分鐘。
回歸後的重光紀念儀式改由義勇軍會及第二次世界大戰退伍軍人會負責,在最近日本宣佈投降的星期日舉行,有獻花,無鳴槍。政府則於重陽節在大會堂花園紀念為香港戰死的人,有獻花、鳴槍。
《蘋果》記者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826/1800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