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Sunday my life:粒粒皆幸福 塱原稻香

2,268

在那個銀行比米舖多的年代,在那個越南和泰國白米還未侵佔米缸的年頭,在那個高科技廚具比如萬元一個電飯煲席捲現代廚房的年月,能夠每頓飯都吃着以聲寶電飯煲煲出來元朗絲苗,是那個時候最高級的享受。隨着新界都市化,本地稻米業自六十年代開始沒落,元朗絲苗差一點便絕種。不要說年輕的一代,甚至中年人,都可能從來沒有親眼見過禾稻的真面目。於是,當我踏在稻田上,握着剛剛成熟、金黃耀目的禾穗時,我竟然泛起了一種溫柔,一種像是終於能夠和奶娘相認,一種既熟悉又陌生的腼腆,湧上心頭。在塱原稻田上,空氣中充滿了稻香,凉風輕輕吹到,悄然進了我衣襟,那一片金黃色的禾稻,在擺來擺去。這個月,秋收,本年最後一茬米即將收割。直至今日,那一片金黃,那一片禾穗,仍然在心底裏,擺來擺去。作者:曾凡 攝影:蔡家輝

濕地.保育

塱原(Long Valley)是香港新界北部的一片淡水濕地,位於上水的燕崗、松柏塱及河上鄉一帶,佔地約50公頃,是全港最大的農耕濕地。塱原主要由水、旱耕地、魚塘、水滋塘、荒廢農地及沼澤等組成,地理學上,這一帶屬於洪氾平原,目前仍設有種植通菜和西洋菜的濕農田,以及紅蟲塘、荷花池等淡水塘。這片濕地是除了米埔之外的候鳥主要停留之地,從1993年至今,這裏已記錄得超過261種雀鳥,當中包括多種國際性受威脅的鳥種。此外,在復耕的水稻田,在過去幾年已吸引了幾十隻國際瀕危的黃胸鵐(禾花雀)到訪,證明了這一帶的生態價值。

前往方法
上水港鐵站乘51K專線小巴
至河上鄉村總站下車
往雙魚河方向前行
過橋後便是塱原濕地

生態.旅遊

近年最型的旅遊方式叫「生態旅遊」。生態旅遊不是在觀光點走馬看花,而是切切實實地處身在環境、歷史和文化當中,試圖參與並了解當中的意義。比如走到亞馬遜森林了解這個最大的原始森林,穿越各種環境,並考察不同生物種類的生活形態。生態旅遊是一個有環境責任的旅遊模式,最重要就是融入其中。
塱原的生態旅遊就是除了享受和欣賞大自然之外,更要了解濕地對生物的影響,冬季南來避寒的雀鳥品種,甚至是親身參與或支持農夫的耕種,有收入,有支出,成為一種可持續的發展模式,在環境保育之外,成為更重要的經濟及社會發展。

長春社「禾.花.雀.塱原生態農社」會員招募
電話:27286781
網址:http://www.cahk.org.hk

落田.童真

我問小朋友,米從哪裏來,結果無人答得上。當然,沒答案總比「來自超市、來自廚房,或者來自快餐店」等回應好得多。其實不要說小孩,香港人又有幾多人親眼見過稻米?就連拿着一把糙米也已經要感嘆白米的原來模樣是如此的天然和粗糙,也不要說插秧磨穀了。
要明白生態循環,要感受飲食之道,要了解一粒米是如何出來的,並不是書本一句「米是由農夫一粒一粒很辛苦種出來的,所以小朋友要珍惜每一粒米,不要吃剩呀!」或者媽媽一句「咪食剩飯呀,第時娶個豆皮婆!」就可以代替的。所以當坊間一些團體舉辦親子活動,帶領小朋友親身落田體驗種米,無論如何也比圖片和文字感受更深吧。
跟着Got-it舉辦的「《米》的出處之晚茬收禾親子體驗日」,看着小朋友在農地裏的天真笑容,不論是以石磨完成的一道鄉土甜品糯米糍,抑或拿着鐮刀在稻田上割下一束束的禾稻,那種實牙實齒的耕作常識就是這樣根深柢固的。我很相信,他們回家晚餐時,對着那一碗本來相當嫌棄的白飯,定必吃得津津有味。

 

《米》的出處之
晚茬收禾親子體驗日
Got-it高研講座文化協會
電話:81008938
網址:http://www.got-itseminar.org

古屋.遊村

包圍着塱原的有五條村,包括河上鄉、燕崗、松柏塱、金錢村及古洞。要到塱原濕地,最簡易的方法就是在上水港鐵站坐專線小巴至河上鄉村總站。河上鄉村是新界五大族之一侯族的發源地,自宋朝侯五郎公下傳十一代至明代初期,侯卓峰公始開基於河上鄉,已有六百多年歷史,及後子孫分別建立金錢、丙岡、燕崗及孔嶺等村。河上鄉村位於新界北區上水之西,雙魚河畔,面向塱原廣闊的農田,風景優美。村內保存了居石侯公祠、洪聖古廟及排峰古廟等多座歷史建築,當中的居石侯公祠是河上鄉的地標,是為紀念侯族明17世祖的侯居石而建,03年被列為法定古蹟。好了,一被法定,便大鑊了,「青磚牆」的白線是用筆間出來的,簡直不知所謂,唔睇好過睇。反而游走村中,不少古舊建築都令人發思古之幽情,人都悠閒下來,輕步細賞,唔係講笑。尤其大門對上都刻意雕上建築年份,這種猶如身份證的名號,在新界還可以輕易看到,不過你我都知道新界東北發展包括古洞,侯氏鄉親又大力支持發展,這些老屋誰都知道,終有一天,始終要拆,挽救不了。

米源.飯癮

講米講稻,不能不說香港吃到的米。說實話,對於米食民族來說,我們的確不注重米飯的質素,我的意思是,不講究來源和產地,只認牌子,尤其當我們捨棄了米舖擁抱超市的包裝米時,甚麼新米舊米,變得全沒意義,來來去去,米就是那幾個牌子。都不和日本比較了,人家吃米精米已經如喝紅酒一般講究,就連台灣人也已經不斷提升種米的技巧和質素。我們呢?跟着通脹走,之前愛吃泰國米,如今泰國米價爆升,就轉吃越南,餐廳呢?已經不少以大陸米來溝米,賣差不多十元一碗飯,還說沒錢賺,唉!搵食艱難,大家咁話!
好了,回來塱原吧。既然落了稻田看過稻米,沿着粉錦公路出元朗,精選三碗米飯給大家過過飯癮吧!

第一碗:豬油撈飯
實在多得蔡瀾每隔一段時間便出來高呼豬油萬歲,否則這一碗擺明車馬一定要撈豬油豉油來食的蒸飯,就不會走出元朗,引來各方城市人來一嚐豬油的樂趣了。吃過的人,回到現實,大多還是一見豬油,掉頭便走,那為甚麼山長水遠來一啖這碗豬油撈飯呢?一句講晒,就是Guilty Pleasure囉,越墮落越快樂嘛!
大榮華酒樓
地址:元朗安寧路2-6號2樓
電話:24769888

第二碗:鵝油撈飯
哪裏的燒鵝最好吃?如果還有人說是中環那家頭條新聞食肆,懇請回頭是岸!我呢?至愛是元朗這家燒味飯店,沒甚麼來頭,只不過燒完即刻出場,斬件入口還有餘溫,又怎會不好吃?曾經在台灣高雄的鵝肉店嚐過以鵝油來撈飯,驚為天人,回港食鵝,除了免切,還要添番幾殼鵝油落白飯,完全視膽固醇如無物,豪氣到呢!
天鴻燒鵝飯店
地址:元朗建業街88號仁義大廈地下D舖
電話:24748849

第三碗:鹹雞菜飯
到底我對這碗鹹雞菜飯的鍾愛,是因為那一口新鮮雞香,抑或那一碗得來不易的菜飯呢?我都不太清楚!到底是誰想出用菜飯來代替白飯配襯這一碟鹹雞呢?老闆說他也不太清楚!好食,才重要吧!這碗飯不同於上海舖那些焗得又黃又腍的菜飯,而是像是剛剛把菜切碎再撈入飯中一樣,新鮮爽口。一啖雞,一啖菜,就滿足了。
過橋麪檔
地址:元朗建德街25號大福中心地下1號舖
電話:24494810

守望稻田

有幸近年香港人回歸田園,我認識的朋友當中,租田自耕的不可以說少數了,擔演假日農夫的更是每個星期準時出現,定時定候送上蔬果農作物,那一臉的天真可愛燦爛笑容,真令人懷疑到底務農,是否真如傳說中所言般艱苦,抑或回歸大自然懷抱的幸福,是一劑回春之藥?點都好喇,脫下鞋子赤足於泥濘當中,那實實在在的親密感,絕非踏遍各大商場冷氣間的城市人所能領悟的。
在我心目中,種瓜種菜種甚麼都好,農地就是要種滿稻米,在夕陽之下,隨風起舞,泛起一片金黃的景象,才是一幅美麗而溫暖的耕作畫面。所以當我山長水遠差一點便到達邊界的塱原濕地,面對着一幅又一幅金黃遍地的禾稻,那一種忽然而來的感動,叫人更相信我們這個米食民族的天性,尋根不單是故鄉情的,米飯果腹的感恩,原來一早已潛移於心中。
有關塱原與稻米的故事,在四十多年前已經展開。當年這裏稻香處處,村民拿着耙子拖着牛,從村裏走到田間,耡泥整地,種出一家八口的糧食。種的,就是元朗絲苗。曾幾何時,元朗絲苗是名種米,是上呈皇帝的貢米,甚至遠銷至歐洲。十年前,本來按照政府發展,火車要在塱原跨過,把農田割裂,把動物趕走,幸好在最後保育成功,火車最終在地底通過。
塱原是本地少數仍然維持濕耕水田種植的平原,自06年開始,長春社在塱原復耕傳統水稻,以安全、保育生態環境的方式管理水稻田,不使用化學農藥和肥料,以誠實和真心照料作物,生產出健康又環保的塱原生態糙米。濕地環境更為無數雀鳥、蛙類等生物,提供了珍貴的繁殖和棲息之地。尤其是國家二級保護的虎紋蛙(田雞)及全球易危物種黃胸鵐(禾花雀),牠們過去因生態轉變,加上濫捕等威脅,數目一直下降。長春社在塱原的計劃便是着重生態、農夫和社區的平衡,當公眾能夠直接參與耕種,關心和支持農夫們的工作和生計,並且親身感受田間的活潑生氣,維持永續生態農業之道。成為「禾.花.雀.塱原生態農社」的會員,便能親身參與稻田的栽種。
農夫們根據從前的水稻耕種方法,每年生產兩茬稻米。由土地平整、插秧、除草施肥、收成、到穀粒處理,會員可以工作假期方式直接參與種植、季節性監察雀鳥和兩棲類數目的工作,協助農夫們耕耘育地、管理田間生態。
最吸引的是每年收成時,可以獲分配親手種的糙米。自給自足的一碗米飯,拿在手裏,還未曾送入口中,也足以叫人感動落淚,邊笑邊扒入口了吧。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travel/art/20121104/18056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