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看了《一代宗師》,终於明白王家衛要拍的其實不是葉問傳,而是拍「一代宗師」這個概念,電影中,梁朝偉、王慶祥、趙本山、章子怡、張震,個個都可算作一代宗師,正所謂臥虎藏龍。

這齣電影,由構思至拍成弄了十七年,無論如何,都是長得有點過份,但看完這齣電影,我又覺得王家衛可能花得最長的時間在思考和沉澱,中國武術千門萬派,博大精深,如何歸納出其中精華,並用一個故事、一些人物來展現,也確實得花時間,並且急不來。值嗎?看完之後,我認為值!大捧了!一如王家衛電影的精彩之處,演員在他手中就脫胎換骨,完全發揮其獨有特質,譬如說,張智霖的唱戲人,精準展現張的柔美,王電影的另外精彩是美感及對白,在這方面,≪一代宗師≫是超越了之前的作品了!

經過了長時間的沉澱,王家衛深刻了解到中國「武俠」和「江湖」的精神所在,沒有要葉問打日本仔就已經是一大醒悟,而把戲集中於「比武」和「復仇」,將家國時代置於背景,都拿捏準確,最最精妙之處是太平盛勢時江湖之事都發生在「金樓」(妓院),一個銷金窩的地方,臥虎藏龍,高手隱於巿。過去,不少武俠電影的大俠都胸懷家國,由「俠」入了「帥」,這沒什麼大問題,但自此他的江湖習氣就會愈來愈弱、愈來愈看大局,愈來愈言大義而再不以江湖之事為念了。所以,王家衛以葉問之口說:「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對的,站著,錯的,倒下。只有站著的才有資格說話。」這是非常江湖的說法,武俠的主調就是「比武」,就是「論劍」,就是「打擂台」,就是「爭盟主之位」,之後宮羽田說的「習武之人有三個階段: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就進入武術哲學的境界,但他還是沒有論及家國。是以,我認為兩位電影大師李安和王家衞經年硏究中國武俠之後,他們的《臥虎藏龍》和《一代宗師》都是真正的武俠片。

王家衛電影的另一絶活是淒美、自毁、頽廢、孤寂、沉鬱、自戀、無疾而终的愛情故事,經過了《阿飛正傳》、《重慶森林》、《春光乍曳》、《花樣年華》、《2046》,王家衛仍然意猶未盡,要在《一代宗師》裡再作闡述,葉問與宮二的愛情,由於宮二矢志為父復仇而無疾而終,宮二跟葉問說得令聞者心酸:「我們相識多年,卻從未相知。」

葉、宫之愛情始於在金樓上的比武,交手與談情,都是點到即止:

宮二(章子怡):「給你看六十四手,是讓你明白,人外有人山外有山。拳不能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希望你可以舉一反三。」

葉問(梁朝偉):「千古無同局,葉底是否能夠藏花,有機會我們再印證。」

宫二:「你來,我等著。」

自此,有了妻房的葉問就懸念東北,「葉裡藏花一度,夢裡踏雪幾回」、「一約既定,萬山難阻」,葉買了禦寒大衣,準備遠赴東北找宮二,有了婚約的宮二亦心繫葉問,故一直沒有完婚,兩人雖然一切還未明言,沒有誓盟,卻是心已互屬。但命運播弄,日本侵華,葉問去不成東北,後來宮二為了報父仇,奉了道,一輩子就不能嫁人,不能傳藝,不能有後。就是這樣,一次如沐春風的邂逅之後,情愛就沒有了下文。

十數載之後,二人均到了香港,葉問嘆息「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葉問又以求教八卦拳六十四式名義求見宮二,說出算是表明心跡的暗晦話:「你知道嗎,民國二十六年,我打算去東北,因為那邊有一座高山。大衣我都做了。後來因為打仗,所以沒去成。大衣沒留下,只留下一顆扣子,算是個念想。」並把大衣鈕扣送給宮二作定情信物。豈料,這時已經絕情絕愛的宮二說的盡是絶情話:「六十四式我已經忘了!⋯⋯武學千年,煙消雲散的事兒,我們見的還少嗎,憑什麼宮家的就不能絕。葉先生,武藝再高高不過天,資質再厚厚不過地。人生無常,沒有什麼可惜的。」並把鈕扣退回給葉,不知底藴的葉還以為自己被拒愛了。

宮二因復仇與師兄決鬥內傷嚴重,自知命不久矣,臨終之前,往見葉問,化了妝也難掩臉色蒼白,宮、葉兩人仍然難忍作男女之間的語言調戲,宮二披露自己兒是曾學習唱戲:  

「當年要真硬著性子把戲學下去,我定會是台上的角兒。千回百轉,亦悲亦喜。唱膩了楊門女將就換游園驚夢唱著。那時候,你在台下,我唱你看。想想那樣的相遇,也怪有意思的。」

葉:「我怕到時候一票難求啊。」

宮:「您真捧場。你看戲,我送票。」

葉:「其實人生如戲。這幾年,宮先生文戲武唱,可是唱得有板有眼,功架十足。可惜,就差個轉身。」

宮:「想不到你把我當戲看。我的戲,不管人家喝不喝彩。也只能這樣下去了。今晚請您出來,也是想把該了的事了一了,該說的話說一說。」

這個時候,行將就木的宮二豁出去,決定把心意說個明白:「葉先生,說句真心話,我心裡有過你。我把這話告訴你也沒什麼。喜歡人不犯法。可我也只能到喜歡為止了。這些話我沒對誰說過,今晚見了你,不知道為什麼就都說出來了。就讓你我的恩怨像盤棋一樣,保留在那兒。你多保重。」

仍然被蒙在鼓裡不知道宮二已經奉道而且是死期不遠的葉問還是作最後努力:「人生如棋落子無悔,我們之間本來就沒恩怨,有的只是一段緣分。你爹講過,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有燈就有人。希望有一日,我可以再見宮家六十四手。」葉仍是以武術之名延續與宮二未展開的愛情。宮二眼中含淚淒然回答:「在最好的時間遇到你,是我的運氣,可惜我沒有時間了。我選擇留在我自己的歲月裡了。」這樣的一段對話真的說得肝腸寸斷!

順帶一提,葉問與宮二的愛情悲劇王家衞仍嫌不夠,還要在葉問與他的妻子張永成(宋慧喬飾)著一點墨,葉問因時勢從佛山逃難來香港,自始與妻子永訣,他慨嘆:「我踏出這一步的時候,我以為有一天我還會回來。 想不到那次是最後一面,從此我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事,回頭無岸。」這是葉問感情上的另一個遺憾。

這就是王家衛,總不肯給愛情一個美滿的結局,他用宮二的口說出他的愛情觀:「都說人生無悔,那是賭氣的話,如果真無悔,該有多無趣啊。」缺陷才美,這是王家衛死不悔改的堅持:女的賭氣,男的窩囊,再加上共同製造出來的隱晦,建構出王家衞的永恆「愛情悲劇」。

一代宗師的武俠與愛情

 

 

藝影迷:宗師十九問

王家衛的《一代宗師》勢如破竹,昨日已錄得過2億內地票房。雖然這齣電影比以往的王家衛作品易明,不過由於原本240分鐘版本剪剩一半,角色間的千絲萬縷關係亦變得撲塑迷離。然而,王家衛電影,華麗光影中處處蘊藏電影密碼,就正如武功招式,拳來腳往間亦暗藏人生哲理。本報嘗試綜合王家衛的訪問,解構電影的種種疑問,希望令讀者更能理解箇中含意。撰文:周旭問

【人物】

 

1.宮二原形

章子怡飾的宮二為報父仇削髮奉道,終身不嫁,其原形其實是民國奇女子施劍翹。施的養父施從濱被軍閥孫傳芳所殺,懸首暴屍三日。施劍翹立誓復仇,終在1935年在天津發現孫傳芳行蹤,她從後連發三槍將其擊斃,轟動一時。王家衛說:「宮二這個人物代表了民國人的剛烈達到的極致。」

2.一線天

張震飾的一線天副線跟葉問的主線完全格格不入,僅以兩幕相似的雨中打鬥戲貫穿。其實兩人正好代表「裡子」和「面子」的處世方式,前者開理髮店隱姓埋名,後者開武館留芳百世。王家衛說:「但是其實更動人的是,很多人默默在做很多事情,他們沒有光環,他們默默地把祖宗傳下來的東西,一路傳下去。」

3.一線天原形

一線天開理髮店,全因王家衛小時候的家附近也有一間理髮店,師傅個個身懷絕技。一線天原形則來自兩人,分別是八極拳大師李書文和特工劉雲樵。「李書文出手不留情,但是人非常懶,他說有用的一招就夠。」劉雲樵是民國時代的特工,為了抗日做了很多事,之後到台灣發揚八極拳。片中一線天在火車邂逅宮二,身上流很多血,就是執行任務時受傷。

4.張晉

張晉飾演的大反派馬三殺氣騰騰,令觀眾徹底仇視他,演技備受激讚。張晉與章子怡並非首次交手,他在00年李安電影《臥虎藏龍》中便擔任章子怡和楊紫瓊的替身,而他亦是周潤發的太極拳師傅。他本身亦精通八卦掌和劍術。

5.串星

電影有不少串星除飾金樓老闆的盧海鵬外,亦有精武會成立時影合照的徐錦江,而京劇演員劉洵亦有參與。在片中用狠招拆葉問祠堂的青樓女子——周小飛,屬於江蘇武術隊,曾獲全國武術錦標賽冠軍,及任章子怡的陪練和替身。

6.張智霖

張智霖飾演的伶人被刪剪到不足一分鐘戲份,他其實是扮演宮二的未婚夫,宮二決心奉道終身不嫁,把婚戒歸還未婚夫時出現了一個側影,那側影便是ChiLam。ChiLam受訪時曾說:「我事前還曾跟阮兆輝學唱戲。」

【名詞】

 

7.面子和裡子

趙本山飾演的丁連山,在片中僅出現兩幕,看似可有可無,實則用來解釋宮老爺提到的「面子」和「裡子」。面子是宮老爺,即中華武術會會長,將武術發揚光大;裡子便是丁連山,亦即北方暗殺團殺手,暗地推翻滿清政權。那是動蕩的年代,都是時勢使然,能耐是其次。

8.眼前路、身後身

葉問讚宮二文戲武唱,就差一個轉身,而兩人的性格和武功正是陰陽對立。詠春講求「眼前路」,攻擊是直線,正好是葉問向前看的處事方式;八卦掌追求「身後身」,繞向敵人身後攻擊,也是宮二只懂回首舊事致抱撼而終。王家衛淡然的說:「到最後她寧願留下,因為她一生都在回頭。」

9.老猿掛印

宮二大戰馬三,是全片最精采的武打場面,亦是陰柔的八卦掌與剛烈的形意拳的對疊,最終宮二使出「葉底藏花」拆解了馬三的「老猿掛印」,而馬三不敵,主要是他不懂老猿掛印的關隘在於「回頭」。王家衛希望做到電影劇情跟招數配合,剛巧看到形意拳有「老猿掛印」這一招,便將之用上。老猿掛印其實即是用膝蓋撞對手的胸骨,被擊中隨時斃命。

【場景】

 

10.金樓

戲中的妓院共和樓金碧輝煌因而有金樓稱號,當中葉問跟宮老爺的決鬥、宮二跟葉問因武結緣的主要情節都在這裏發生。事實上金樓的場景是由位於開平赤坎古鎮內的貨倉改建,不單室內佈置完全仿照民初青樓面貌,當中小至酒瓶、碗碟,大至家具、燈飾都是古董。為求重塑金色的光亮,全部貼上金箔。不過電影拍畢後,金樓經已清拆,以免貴重道具被盜。

11.香港街

電影末段講到葉問、宮二跟丁連山分別來到香港,葉問向丁連山討教六十四手八卦掌點煙的一幕及宮二最後一次跟葉問見面表白那一場戲都是在香港發生。該拍攝地點是在開平赤坎古鎮進行,特別是被指甚似《2046》周慕雲及白玲漫步街頭的一場,都在開平取景。赤坎古鎮已有350年歷史,王家衛特意租了整條街來開工,多部電影如《東風破》曾在此拍攝。

12.車站

宮二在大年夜找馬三報仇一幕,除了施展八卦掌的「葉底藏花」破敵外,還加上雪景及經常在王家衛電影出現的火車場面令人驚絕。由於古老火車站越來越少,故整場戲都在一個大貨倉搭建出來的室內景拍攝,拍攝的時候兩位演員在綠色的大布幕前拳來腳往生死相搏,那輛行走中的火車及張晉中掌被推到火車的場面都是靠後期特技加工。

13.奉國寺

電影結尾沿用了宮二奉道的佛寺大殿空鏡,該處其實是遼寧奉國寺,建於1020年,遼瀋戰役幾乎將之摧毀。鏡頭緩緩pan過佛台上的一盞佛燈,有燈就有人,這是前後呼應。王家衛說:「好的東西,某一天還是會保留下來。」

【俠氣】

 

14.分餅戲

葉問與宮老爺對決的一場分餅戲,葉問先出右手向上攤,再出左手向下攤,兩招都是武學功架,前者叫陽手,亦作「慈悲」,只傷人;後者叫陰手,會殺人,要「超渡」。葉問使兩招也不得要領,最終用了詠春的「聽橋」,就是順着對方的動作游走,結果成功將餅撕開。這是導演借武術去側寫人生態度。這幕分餅戲相信會在不久將來成為經典,而章子怡與王力宏前晚出席新浪微博慶典時,亦即興上演這一幕。

15.武學傳承

《一代宗師》說的就是傳承,但近年的中國武術已變成競技運動,沒有門派觀念。王家衛認為「師徒」關係是必須,「手把手教」亦很重要,可惜這些傳統已逐漸流失,「你說擔不擔心?窮文富武,你為了生活不可能練的。」

16.誰是宗師?

電影尊崇武術,宗師並非純粹葉問,而是片中每位角色都可成為宗師,一線天如是、宮二如是,馬三亦然。王家衛說:「生活才是非常難越過的高山,它可以消滅你的意志,蹉跎你的事業。」宮二因為自己的執着,繞不過那座高山,做不到「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葉問能走到最後,做到傳承的責任。

17.馬騮與老戲骨

內地演員尚鐵龍飾的宮家侍從福星,養了一頭馬騮,諷刺地牠的戲份比得上張震,不過牠拍戲時曾因天氣太凍而病倒。而片中除了趙本山和小沈陽外,飾演宮老爺的王慶祥和尚鐵龍也非常搶鏡,前者是百花獎得主,代表作有《生死抉擇》和《愚公移山》等,後者則是中央戲劇學院影視導演系畢業,也是公認的老戲骨。

18.導演傲氣

王家衛面對群眾壓力,依然堅持慢工出細貨,才氣固然有,而傲氣亦在電影中不經意流露。葉問與宮老爺大戰一幕,葉問對他說:「在你眼中,這塊餅是個武林,對我來講是一個世界。」這句話就是說給其他導演聽,他的着眼點並非內地市場,又或是票房成績,而是電影能否影響世界。

19.李小龍縮影

李小龍當年承認很多性格都是受師傅葉問影響,所以《一代宗師》處處看到李小龍的影子。葉問在金樓與眾前輩過招,如同打擂台般逐層上,而李小龍在電影《死亡遊戲》中亦有類似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