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廟滿街:觀音開庫借善信錢

■觀音堂歷史接近二百年,學鄧紀蓁話齋:「是但講一段都沒完沒了。」

 

「英國人在水坑口登陸,在水坑口拿水源;差館上街,有香港第一間差館;西營盤,有香港第一個水車館(即消防局),香港所有第一件事都在這區發生。」早在香港開埠前三十年,上環觀音堂已在太平山街扎根,與第四代掌舵人鄧紀蓁談天,他一說就是四代人與觀音堂的故事,最令人驚訝的是原祖版「觀音開庫」的由來,原來觀音開庫並非向善眾派錢,而是借錢。

記者:陳慧敏
攝影:劉永發、陳慧敏

■觀音不一定是有錢的,祂反過來向凡人借錢。■觀音身邊還有眾多神佛,鄧紀蓁:「你去到人家公司,都不會單單與老闆打招呼啦!」■每一圈線香,都代表着一個善信許下的心願。

 

■在這裏工作的廟祝和阿姨,個個年過七十,都是老街坊了。■生鐵寶鐘,出品年代已不可考,逢初一十五及觀音寶誕都會拿出來敲。■這是有百年歷史的祿馬,即替凡人把訊息傳到天庭的「傳訊馬」。

■這廟做了好多公德公益,單是鄧紀蓁本身,都在三水與韶關捐了兩所學校。

 

 

 

觀音何處來

早在1818年,鄧紀蓁的太婆在岸邊織網時,撿到海上飄來的一塊大木頭。那時太婆心念一轉,對木頭說:「如果你是神,就讓我供奉你吧。」然後將之立在岸邊上香祭拜,村民一傳十,十傳百,木頭香火日盛。海邊住民都拜天后,他們以聖杯問卜,發現原來木頭是觀音托世,於是從佛山請工匠乘船來港,把木頭雕刻觀音像,並於道光二十年(1840年)建成觀音堂,成為太平山街上歷史最悠久的神廟。

觀音堂(25471164)

地址:上環太平山街34號地下 

堅決一元不借

記者相機年年拍攝善信心急爭崩頭上香,時光倒流,大半個世紀以前,借庫人潮塞滿剛發展的港島山城,那就是上環太平山街。香港人大代表王敏剛說得對:「香港第一核心價值是財權。」每年除農曆新年、農曆正月廿五子時觀音開庫日(今年3月6日11:00pm),有錢借的觀音廟都滿是人潮,抽封利是借來幾億或幾百億元,寓意來年賺個盤滿缽滿,而敬神的不過是金銀衣紙,正宗本小利大,各廟也賺個滿堂紅。
追本溯源,開創「觀音開庫」活動的上環觀音堂,勝意物品上全無銀碼,只讓善信付錢請勝意。當年,觀音堂原址在太平山街32、34及36號,鄧紀蓁的爺爺因欠債把觀音堂36號押給富商陳氏,鄧爸爸鄧倬雲卻仍想在故鄉三水建公路搞義學,於是據觀音堂靈籤第五十一籤的故事創出「觀音開庫」,向善信們收集善款,幫助鄰里。
聽古時間到,觀音堂的靈籤據易經六十四卦而得,只得六十四籤,第五十一籤「起洛陽橋」是為「觀音開庫」之源,傳說蔡媽媽懷着蔡中興時,過洛水遇大浪,她許願說若能母子平安,兒子長大後會修建洛陽橋方便世人,蔡中興長大中狀元,為官清廉兩袖清風,於是觀音就化身美女坐在採蓮船上招親,說誰能用財寶擲中她,她就嫁給誰。人家是神,又怎會被元寶擊中?但此舉卻助蔡中興籌集到大筆錢,得以修建洛陽橋至今。
大家明白了嗎?原來最初的觀音開庫,意思是反過來觀音向凡人借庫,鄧紀蓁:「觀音不會叫你借錢,你有善心,做事要隨心之所安,得神恩輔祐。所謂的『借富』,其實是觀音向你們一班民眾借財。現在人人都叫我印銀碼上勝意物品,我就死牛一邊頸不肯幹。這裏呀,只會叫人摸封利是,上印添丁發財呀、生意興隆呀、一本萬利呀、萬事勝意之類好意頭說話。現在又不是印銀紙,你可以來事事順景,觀音不會叫人貪圖私利。」廿二年前,32及36號的觀音堂拆卸,鄧紀蓁正式買下34號舖,重開觀音堂,至今仍香火鼎盛。

 

■以前觀音堂門前聚集好多乞兒婆,長期坐在這裏乞飯吃,高峯時期有四五十人。■善信在觀音堂討了利是後,可在金錢、寶旗或玉樹銀花等勝意物品中選一種回家,每件$20至$30。

■鄧伯翻出六十年代舊報紙及阿爺留下的地契老古董,與我話當年。

 

 

 

太平山街最早廟宇

無錢借?看到這裏,你或許已經打退堂鼓,把上環觀音堂剔出新春參拜廟宇之列。然而,這間太平山街最早的廟宇,近兩世紀以來都香火鼎盛。借錢,不過是小點一碟,在那個兵荒馬亂的年代,人們沒空計較功利,只求做人平平安安,有瓦遮頭有得吃就好。
由太婆撿來木頭,到阿爺敗家把觀音堂36號押給富商陳氏,到爸爸鄧倬雲加入孫中山革命軍,再到鄧紀蓁今日拿住Samsung Note叫我上Google找觀音堂歷史背景,由頭到尾已經有195年歷史。鄧紀蓁十二歲行路上韶關投軍,做過酒樓、汽車修理廠、汽車電池、賣米酒,「我爸爸以前做買賣留聲機生意,在上海有好多生意,那時涼茶舖有部留聲機、黑膠碟、唱針就叫好先進,爸爸賺到錢就捐出去,幫助貧民。」年輕時他繼承父親志向,抓着每個機遇,做過超過三十六行,賺大錢,卻無剩錢:「不是我大花筒,而是我救人無數,人家有甚麼事我都幫,沒飯吃就回觀音堂吃。那時的行俠仗義,其實只是認叻,英雄主義作祟。」文革時期,他們三水老家還有好多親友逃不出來,就靠他們接濟,鄧紀蓁:「好慘的,阿爺個個月偷偷寄油鹽臘腸回大陸,而成功逃來香港的鄉民,只要來觀音堂就一定有飯吃,觀音堂每次開飯最少四圍枱,差不多都是三水的同胞。現在事業有成的三水鄉里,很多都來過觀音堂作客。」因為一直有做慈善捐獻、辦義學、對當地居民有功,所以觀音堂獲豁免不受1928年成立的《華人廟宇條例》監管。

還庫一車車元寶

那年頭的觀音堂,還開設了香港最早的紙紮舖「萬和泰」。鄧紀蓁:「抗戰前後,一到賀誕就不得了呀,石級跪滿人,整條太平山街和荷李活道都是轎與人,所有官商巨賈,人人穿長衫馬褂戴卜帽,抬住轎來拜神。最鼎盛之時,觀音堂的頭頂還有個加高廿米的大煙囱,焚化爐裏面的火磚都印了英文字,表示是由英國商船拆出的火爐磚製作。每到開庫日,有些信眾帶了一車金銀元寶來燒,一燒就是一日。爐火力好強,多多元寶蠟燭都化成灰燼。後來火爐封掉了,我們就向東華三院租用用來燒大型紙紮品的大鐵爐,不過火力弱得多了。」
今日,雖然盛況不復當年,原本三間相連的觀音堂只剩下現在的34號小舖位,但每到開庫日,搬走了的老街坊甚至移民國外的朋友,都會帶兒孫回來參拜,「一人多,聖約翰救傷隊與警察都派員來維持秩序。」

除了年三十晚跟觀音開庫前夕不關門外,百多二百年來觀音廟都維持朝七晚五點半開放,連打風都不休息,鄧紀蓁:「打風都有人走來求神庇佑的嘛,所以一定要有人當班。年三十晚與觀音開庫前夕,黃昏已經有好多人來排隊等上頭柱香,我們那天就不休息。」   

廟滿街:生死一廟間

 

 

■義祠掛滿善信用以許願的線香,每個線香可燒廿五天以上。

 

「設計及文化研究工作室」的趙廣超這樣形容僅只百米的太平山街:「這裏就像電腦上的『開始』按鈕,生與死,開機和關機都在同一個地方。」走下觀音堂的長石梯,有座朱紅色的石造古廟,這裏是太平山歷史的開始,也是山上居民生命終結之地。
記者:陳慧敏 攝影:伍慶泉、陳慧敏,部份圖片由東華三院提供。

 

■東華醫院於1872年的墳墓街開幕,街道後改名普仁里。

 

 

 

自由安放神主牌

回溯香港歷史,那是英軍登陸後的第三年,即1843年,英國把太平山區劃為華人區域。當年有好多華人單身來港打工,做揼石仔等勞動工作,最後客死異鄉,至1856年咸豐年間,「廣福義祠」成立,用來安放異鄉人的遺體及神主牌。那年頭,義祠也兼作醫館,幫不肯看西醫的華人診症,初來港無處容身的人又跑來寄宿與吃飯,漸漸地,這裏變成各色人等的棲留所,食客、病人、無人認領的屍體、病重者都來這裏等死,弄得義祠烏煙瘴氣。1869年,英文報章《西報》以「人間地獄」報道實況,逼港英政府整頓,於是就選了一街之隔的墳墓街,掘起山裏骸骨,建成第一所中醫病院東華醫院。
當年,百姓可自由把祖先的神主牌安放在義祠裏供奉,裏面連「可愛白貓」的神主牌都有,所以市民又稱此廟為「百姓廟」,老街坊話當年:「後來啲後人經常私自調動神主牌位置,有後人見自己先人嘅神主牌被移位,嘈嘈閉又自己調番晒啲位,1996年索性用玻璃封起晒啲神主牌,邊個都唔准郁,一天都光晒。」九十年代初,因灣仔合和中心附近的濟公廟被迫遷,濟公像移放義祠之內,所以義祠也被人稱作「濟公廟」,由那時起負責打理義祠的招先生說:「近年好多人都無嚟拜祖先咯,失蹤咯,有啲人又移咗民,但你唔能夠把任何一個神主牌抽走,免得有人返嚟尋根,失望而回。」

■旅客對密密麻麻的線香很感興趣,舉機就拍。■各式各樣的神主牌,油畫相、瓷畫相都有,沒相片的最少有百年歷史。■除拜濟公望招財外,近年很多女生結伴跑來拜月老(右)及和合二仙,求賜美滿姻緣。
■義祠是東華醫院發源地,故每年四月東華三院新總理就職後第一個活動,都是過來拜拜先人。■這清光緒年間的木雕神壇,已經有一百一十八年歷史。■正殿供奉着看守陰曹地府的地藏菩薩。

 

捐虎門過契濟公

東華醫院落成前,廣福義祠像是個生與死的模糊空間,政府整頓以後,環境變得很乾淨,感覺陽氣也大盛起來,惟獨地藏菩薩側旁的小門後面,就清楚成了人鬼的分界。
小門後面是個大房間,昔日這裏是存放屍體與病人看病的地方,自東華醫院落成後,大房間獨剩神主牌,在太平山街出世的老街坊說:「平時除咗拜祖先嘅人,就無乜人會入呢間房,黑沉沉,氣氛好陰森恐怖。」直至八十年代初,本來在灣仔合和中心附近一條巷仔迪龍里的濟公廟,因土地被收購,輾轉搬到了隔鄰太平山街38號的「孖廟」,經營了大約十年又要清拆,濟公又再度被迫遷,後幾經討論,索性諸天神佛全搬到隔鄰的廣福義祠來。道家的濟公財神、太歲、綏靖伯、包公、月老、和合二仙等一齊進駐,與地藏菩薩共冶一爐,成了正宗的滿天神佛,但亦因此吸引了更多善信。
招先生拉開牆邊一道虎頭木門說:「嗰陣時好多人將小朋友過契畀濟公,覺得濟公可以將小朋友教得聽聽話話。過契完就會叫小朋友捐過呢道門,表示拜過老虎,虎虎生威就可以快高長大,我都唔知道有幾多年歷史咯。同二三十年前比,近一兩年多咗好多年輕人嚟參拜,主要係拜和合二仙同月老,又因為𠵱家女多男少,所以好多女仔專登跑嚟拜月老。仲有呀,或者因為電視宣傳得多,但凡新年呢度就更加人頭湧湧,人人湧嚟攝太歲。」原來拜神,都是有潮流的。

■虎門歷史久遠得連招先生都忘了,只記得有人三代都走過虎門,過契給濟公。■當年在灣仔迪龍里的濟公廟,已經有很多善信來參拜。

 

 

 

街坊熱情口述歷史

「磅巷關注組」召集人之一的Kitty在這裏長大,現於普慶坊設工房,靜靜地搞她的陶藝創作。
「呢頭生同死關係好密切,荷李活道、四方街仲有啲棺材舖同壽衣店,東華三院後面又有個殯儀廳,細個每次行過都好驚,」Kitty:「以前,我阿公喺摩羅街有間古董舖,我經常跑嚟球場玩。呢度係典型華人社區,山水仍然沿住水巷啲小溝流落嚟,東街同西街嗰邊啲屋仲同百年前一樣起得密密麻麻,走到太平山街石級同磅巷之間,已經聞到燒香味道。有趣嘅係,以前呢度淨係得小店、印刷店、車房,但自從十年前有『SIN SIN』一類嘅藝廊進駐,今日周圍都有本地藝術家開設嘅小店,你會睇到何謂歲月嘅沉澱。」
因為懷舊、因為潮店、因為磅巷電梯計劃、因為舊區保育,近年這老城區熱鬧起來。一星期內,我在附近多條街道來來回回走了幾次,有些街坊已經認得我:「仲未問完呀?」午膳途中,「科記茶餐廳」的夥計又指着遠處正在上樓梯的某老街坊向我說:「喂!你去問呀乜叔啦,佢喺度好耐㗎啦。」隔天與Kitty走過,又有街坊說:「係啦!你問Kitty就啱晒嘞。」一星期,這麼快就熟絡了?隨便訪問街坊,莫理真假,他們都好願意與你分享記憶中的老街故事,而且一講就是半小時一小時。在這裏,廟宇的身份更像街坊們打躉的聚腳地,這裏有它的性格,有歷史舊街區的感覺,但又很有活力,很有生命力。 

廣福義祠

(28597500) 

地址:上環太平山街40號

廟滿街:鬼佬追拍土地公

 Michael正準備三月出版新書《Small Gods Big City》,將搜集到的六個有趣土地公故事展示出來,三聯書局有售。查詢:photomichaelwolf.com

一條太平山街,幾座神廟見證了華人生活同歷史變遷。如果將觀音堂比喻做一間學校的校長,同你照肺的廣福義祠是訓導老師,那落在水巷、官階最小但數目最多,你日日見日日拜,最貼近民生的就是班主任——福德宮。

記者:陳慧敏 攝影:蔡家輝、陳慧敏

Michael's Collection

■水巷福德宮旁的牆上噴了現代的噴畫。

 

 

 

土地財神即是福德神

走過了廣福義祠,爬上香火陣陣的石級,越過觀音堂,在一條濕淥淥的陃巷,找到閘門深鎖的小廟。閘外是插滿「香雞」的香爐,閘裏供奉了四個衣服光鮮的神像,神壇上的花球顏色仍很鮮艷,地上的籃子盛滿供善信使用的香燭,說無人打理卻又香火鼎盛,抬頭一看,雕花鐵閘上面大大隻寫住「福德宮」。據港大建築物保育計劃(ACP)總監李浩然博士說:「古時社稷制度每25戶人家為一社,每社也會在村口設一個較大的福德宮,用來保護那區的居民,就是我們在圍村村口看到的土地財神。」土地財神即是福德神,傳說是一位生於周武王二年二月二日的官吏,為官廉正又愛民,死後受一貧戶供奉,越拜越富,於是仿效者眾,他就榮升福德正神。李浩然說:「那是眾神中地位最小的神。」公家的土地管一社尚有個壇,私家的只管一家,一塊硃砂木板,一片紅紙一抹細油,置於門前,早晚一炷香(有時唔記得!),仍能阻擋遊魂或不幸的事入屋。到人想發展地區,就將之搬來拆去,塞入唔阻碇的小巷裏,老一輩繼續拜祭上香順道同村民閒聊,後生一輩掂行掂過。 

■香爐滿是香雞,每朝好多晨運客來上香。■小廟由自發來打掃的玲姐打理,採訪期間她剛外遊,留了紙條,請村民幫忙清潔及添燈油。■閘內有免費香燭,有些是村民自掏腰包添貨的。

■喜歡地主文化喜歡到他自己在美國的家裏都擺了一個;在水巷福德宮附近發現了一個甩頭甩髻的地主,即刻敲門想問屋主詳情。

 

 

 

後生唔影好易冇

記得石硤尾公屋清拆前,有個鬼佬攝影師逐家逐戶跑去影低100平方呎內小屋的主人及其家中陳設,兩星期內將結集得來的鋪陳出來,他就是那個鬼佬,94年來港的澳洲攝影師Michael Wolf。初到貴境,Michael即愛上好多你我都看不到(或扮看不到)卻「很香港」的小東西小片段,他甚至訂製了一台小販常用、摺得起撐得開的走鬼檔, Michael:「So HK!這地方有太多民間風俗特色文化,像那些土地公,每個都差不多大小,但都有不同面貌。」土地公像是平民的化身,無人理,好多都核核突突,但「職責所在」,融入生活無處不在,「大牌檔角落有,污糟的水管之間又有,地產舖角落又有,回看相片,那些06年的樓盤廣告,每平方呎六千多元,對比現在同地段已升值到萬二蚊一平方呎,你就看到時代變遷,周遭環境變化,可以講到好多香港故事。」他於95年開始捐窿捐罅搜集至今,精挑細選有趣的土地公有三四百個,「同一個地方,可以建34層大廈,賺更多的錢,那也是『好香港』的文化;但這幾年,整個香港的本土文化在極速消失,過多十來廿年,相信今日這些文化都會消失,那是令香港這個城市有別於北京、台灣等地之處。你有去過新加坡?那簡直是恐怖!除了乾淨之外,整個城市的歷史都給刪掉了,好悶。」講到這句,感覺一刀插入我心?金舖、藥房、莎莎、國際品牌、自遊行如走馬燈閃於腦際,慶幸與乾淨還有段距離,那會是未來的「好香港」嗎? 

串連街坊鄰里

找不到一年只來一次的福德宮負責人,每朝晨運後自發來打掃的玲姐又去了旅行,要問關於福德宮的事,只有周街捉老街坊,重組周遭的生活圖騰。
在觀音堂對出有個小小的鐵皮檔,是英姐的阿嫲於40年代買下,賣元寶蠟燭香。英姐:「我在這條街出世,阿嫲說她十多歲已在這裏擺賣。有鼠疫的年代,街上的主持人在西營盤正街請了個土地公過來,置在山上的石屋群中。後來石屋群火燭了,福德宮就遷到當時人們取水的水巷。」現在,除玲姐外,好多街坊晨運完也來上香,順手執拾一下。英姐:「以前水巷裏還有些木棚仔,住了好多人。有對夫婦在福德宮旁開理髮店,給小朋友看公仔書,也順道打理福德宮。我現在的棚檔都有四呎乘六呎大,個福德宮比我個檔大一點,但他們住的棚仔比我的還小。」當年英姐阿嫲索性瞓檔口,日頭賣衣紙,夜晚將東西都收到木箱裏,檔口變成木板床。英姐:「前面是磅巷公廁,阿嫲要沖涼比我們還方便。七八十年代左右,政府徙置,棚仔搬走,太平山街就不像從前興旺。以前每到農曆二月二日土地誕,福德宮旁就會架起鐵架,切燒豬,一車車人來拜。小巷太窄,就租個舖位掛花炮大花牌,有戲睇,下面(荷李活道一帶)的店會夾錢做誕,很高興的。現在店都執笠,不做了。」

廟滿街:人人心中有個神 

百年以前的華人生活離不開廟宇,一條不足一百米的太平山街,幾步一個廟,追查下去,街坊都是香港華人口述歷史的見證人。其實在香港這片石屎森林中,還隱沒了好多被遺忘的廟宇與華人的故事。
記者;陳慧敏 攝影:陳永威、陳慧敏
部份相片為網上圖片及由受訪者提供

三行工人魯班廟有飯派

 

百年以前好多國內人跑來香港做三行工人搵食。在清光緒十年(1884年),集1,172名工人、每人捐出二角五分合資於西環青蓮台建成魯班廟,以保三行師傅們工作順利。六七十年代,建築業發展得最興盛,工會有超過500多個會員,每年農曆六月十三日,許多三行師傅跑到魯班廟拜祭,又舞獅又打鼓,整個會堂塞得水涉不通。芬叔17歲入行做裝修,77歲退休,82歲陀住個救命鐘也來幫忙做廟祝,今年92歲,說話仍中氣十足:「個壇係煙草公司幾兄弟送的,壇上的鼎呀盤呀,有廟時就已經有;建造業工會又送個大門檻,那是給滿天神佛走的,人就走側門,但小朋友最喜歡在這裏跳來跳去,阿媽會鬧屎忽生瘡呀!」平時愛在這裏靜靜聽粵曲的他,說起從前,似接通了記憶回路,停不了:「三行即是鬥木、泥水同打石。以前從國內來港,無得食無得住,想做電車賣飛、掃街都要使黑錢。三行要人,又有飯食,比較易入行囉。」那時街上有許多大大小小的散戶建築公司,一到魯班誕就會煮定大煲魯班飯,鄰近的街坊不論各行各業都可以去攞飯食,芬叔:「那些叫師傅飯,是白飯,有些加隻鹹蛋,有些就會加燒肉,沒限定的。以前冇飯開都要儲下兩斤米,一定要有飯給人吃。小孩子吃了會聰明呀。」到05、06年左右,香港建築業息微,連旺角建築公司的老闆都要等開工。雖然近幾年機建工程多了,行業似乎又回復生機,做三行的再次變成搶手貨,但後生仔唔願入行,魯班廟一日比一日冷清,芬叔:「𠵱家一日一兩個遊客來參觀,今日咪你一個囉!魯班誕師傅飯?𠵱家都冇呢支歌唱啦,大公司去晒酒樓擺,淨係自己人食啦!」魯班廟於1928及1949年重修,1949年還在魯班廟旁加建了現在的廣悅堂公所,為當年的三行師傅的子女們提供免費教學。後來學校遷到灣仔,仍不時安排學生來拜一下魯班師傅,保佑爸爸工作順利。2006年古物古蹟辦事處曾建議將魯班先師廟改成香港法定古蹟,但因為魯班廟的業權持有人相繼離世,現在得等待釐清業權才有結論。

貧窮村民拜赤腳神醫

沿太平山街一直走到中環卑利街,小小的樓梯間,有座掛滿圈圈線香的伯公老爺廟。小小的一間廟,據說有求必應非常靈驗,所以由天花板掛到落地下,都是密麻麻的許願線香。卅間盂蘭總會會長黃勤愛說,以前每年盂蘭節,大家都會到廟裏以擲聖杯的方式,決定當年籌辦盂蘭盛會的總理,可見其地位超然。不願上鏡的廟祝公說他的嫲嫲及爸爸都曾義務接手看管過伯公老爺廟。相傳伯公老爺本是伊利近街一樓梯間的赤腳神醫,常為貧窮村民義診,他死後村民就為他立廟供奉。到伊利近街要拆時才遷到現址,六七十年代連華探長及中央差館的警察都來上香求破案。

神化凡人好在有關德興

我們接觸到的廟宇,神壇上的神祇都是傳說,其生平故事真係「得個聽字」,但在坪洲金花廟守護信眾的,竟是我們熟悉的演員關德興師傅!相傳金花廟供奉的金花娘娘,本生於武術世家,自幼就像黃飛鴻一樣習武,人又正氣,最愛劫富濟貧。據說關德興師傅在日本公幹期間,接獲金花娘娘的感召,叫他於農曆四月十七日金花娘娘誕日,到廟裏拜祭;同時間,曾因失意受金花娘娘感召,重修破落金花廟並當上主持的金蘭姐,也收到金花娘娘「通知」說關德興要來,二人遂結上善緣。1996年關德興離世後,徒弟們收到關師傅報夢,說自己當了金花娘娘的護法將軍。所以現在金花娘娘的神像旁,也供奉了關師傅的護法金身,另外還有個專為巡遊而打造的關護法行身,每年金花誕,關師傅的兒子關漢泉都會連同師兄弟,領獅隊與金龍到坪洲賀誕。 

為食街坊供奉招財貓

西營盤滿街海味批發店,肥嘟嘟的舖頭貓懶洋洋地睡在店前,街坊話養來捉老鼠,順便當作招財貓。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搜集了許多民間小廟的故事,原來在德輔道西的西源里,滿是海味批發店的倔頭巷,大大包的花膠海味上貨落貨,開滿聖誕花的花槽內,竟供奉了兩隻肥嘟嘟,一前一後、分別一金一白的招財貓!招財貓乾乾淨淨,爐上有燈油,碟上卻無供品。問招財貓由來及由誰供奉,街坊古古怪怪擰頭話唔知,只肯說招財貓在此已近10年,更有傳要以牛肉乾供奉之,大時大節還會有鮮雞奉上,切合貓咪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