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大企劃:掃墓真面目(蘋果日報)

■鵬哥(左)及阿燦組成的撻成一塊,惡搞作《壽頭記》仍是網上勁hit短片。

 

 

 

 

「身處高峯曾共阿姐天天都相見,偶爾碰上了秋官步伐未凌亂」——《幾許瘋語》
「都只因我阿嫂,專登揀清明掃墓,每次也掃到我哋索氣,我不知點算好」——《掃墓》
「誰說朋友冇一個長壽,全為我豬乸亦停留」——《陪着你嘔》
「惟有老闆可以常擁有,伙記做嘢不可強求,不強求不強求永遠忍受,如必須減薪我承受」——《阿順的故事》
「地鐵要加我成全,我有發言但無權……要過路,留下買路錢就通過」——《留下買路錢》
年過30歲的香港人,都會記得這些八十年代《歡樂今宵》(EYT)的二次創作惡搞歌,它們出自EYT編劇的手筆,吳連惠及黃國輝就是其中的無名英雄,他們的二次創作唱出港人心聲,歌詞啜核抵死得令人笑到噴飯,絕對拍得住當年大師黃霑、林振強及鄭國江的填詞妙作!
撰文:余燕儀

 

 

 

 

 

 

吳連惠,花名大口連,曾在無綫擔任編劇,現轉投黃玉郎旗下,以筆名文敵為漫畫《春秋戰雄》及《神兵》做編劇;黃國輝,現職無綫編審,他是20多年的老臣子,作品包括《季節》、《尋秦記》及《東西宮略》等,兩位揸筆搵食的無名英雄,就是玩二次創作《幾許瘋語》、《掃墓》及《陪着你嘔》的幕後玩家。
吳連惠日前接受本報記者專訪,他徐徐呼出煙圈說:「其實呢啲歌係惡搞始祖,早期鄧寄塵、鄭君綿嘅粵曲已經有呢種宣洩,不過當年佢哋曲調比較窄,而我哋當時樂壇百花齊放,好多出名歌星同耳熟能詳嘅首本名曲,當時EYT同社會好接近,我哋都係草根出嚟,感應到社會需求,社會有乜EYT就有乜,要投訴就有投訴。」

 

 

 

■黃國輝(左)與吳連惠曾創作不少經典惡搞歌,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
攝影:陳順禎

 

 

 

扮嘢兩大因素

讀書時已愛玩填詞的黃國輝,加入無綫後即把握機會發揮,他說:「嗰時我哋係𡃁仔,梗係想喺節目填到首歌,呢個過程經過少少爭取,因為大騷通常都係搵鄭國江、黎彼得填詞,但嗰啲貴嘛,搵佢哋又要時間,我哋作為新入行編劇好就手,兩、三日就可以交歌。」當年他們玩惡搞歌成功,因為配合了天時地利人和,黃國輝說:「嗰時歌星形象出過𠵱家好多,梅艷芳好多形象畀你扮,𠵱家容祖兒雖然好紅,但要扮佢𢱑頭,歌都一樣,嗰時一首歌上榜可以幾個月,𠵱家兩星期冇咗,扮嘢要有兩個特質:歌星要紅,首歌要hit。」

 

 

 

 

 

 

吳連惠指當年惡搞歌播出次數不多,能流傳到今日,他都覺得很神奇,至於創作靈感,他笑說:「談唔上特別大靈感,只係反映時事,惡搞歌特色係唔可以改太多,改晒觀眾唔係好知乜歌,好似《掃墓》講到個困苦,由大埔攞住一大堆嘢上去,一句已點題;《凶凳》打牌少隻腳,係人生最慘嘅事,呢啲就係生活。」黃國輝補充說:「《幾許瘋語》一樣好簡單,𠵱家社會仍好多人有抑鬱,寫呢首歌我哋有個假想——五台山台長,廣播道係人都識佢,佢鍾意同藝人打招呼。」
雖然過了很多年,但很多歌詞仍十分貼切現今社會,好似《留下買路錢》及《阿順的故事》,吳連惠嘆謂:「十幾年前所寫嘅歌詞,今日社會仲用到,呢個唔係我哋永恒不朽,係社會問題不解,係好大悲哀!」有網民更激讚《儍咀》歌詞「這夜我又再獨對夜半無聊的渣戲」:「第一句就講中𠵱家TVB同ATV啲衰樣同廢。」仍在無綫任職的黃國輝尷尬地說:「半夜重播都唔慌好嘢,尤其我哋年代一定係粵語長片,心情唔好時睇咪覺得係渣戲囉!」

 

 

 

 

 

 

踩人要有底線

當年惡搞歌配上盧海鵬、廖偉雄、莊文清及吳麗珠等的扮嘢絕技,令人拍案叫絕,黃國輝笑說:「EYT踩人有底線,好似扮周啟邦夫婦,只係扮佢哋神態,誇張佢哋特色,唔係為踩而踩,周啟邦夫婦好熟我哋老細,周太傳話唔介意我哋扮佢,不過扮靚啲得唔得?仲問有冇需要攞鑽飾出嚟幫手?羅文都話好鬼嬲我哋,但睇完《幾許瘋語》後笑晒,佢覺得阿鵬扮佢好似,服咗阿鵬!我哋踩人但唔會傷害人,開完玩笑之後會兜番,好似嗰時阿B(鍾鎮濤、章小蕙)兩公婆,話佢哋恩愛到近距離係鬥雞眼,對白少少挖苦,聽講B嫂嗰時唔高興,喺屋企喊。」
對於時下的二次創作,黃國輝認為水準也不錯:「OK㗎,只係唔鍾意太多粗口。」吳連惠亦認同:「創作每段時間有唔同特色,𠵱家特色如果能減少粗俗語言,多啲用文字技巧會比較豐富,雖然唔可以批評人嘅表達能力,但如果只有用粗口令觀眾有反應,我覺得可能本身唔係演繹者問題,係社會悲哀!」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30417/18230456

 

 

 

 

特稿:由《掃墓》純粹嬉笑
到《窮飛龍》諷刺時弊

8,218

■陳奕迅親自演繹《一支得啩》,這個歌神勁玩得!

 

 

 

 

 

 

有人說「惡搞文化」源於日語「Kuso」一詞,是經典網上次文化,由日本遊戲界帶到台灣BBS網絡,再輾轉傳到內地及香港。但本地惡搞歌其實早已有之,不要說沒聽過《足球小將》、《雪姑七友》的鹹濕版,雖然大部份只是順口溜,且歌詞夾雜「屎尿屁」粗口,略嫌低級趣味未能登大雅之堂,但那確實是惡搞歌曲的雛型。
80年代,廣東流行曲盛行,《歡樂今宵》製作團隊靈機一觸,將流行曲進行二次創作,既能宣傳原曲,又極盡視聽之娛。那些年創造出幾多膾炙人口的經典惡搞歌,如描寫拜山慘況的《掃墓》、瘋人獨白的《幾許瘋語》等,甚至比只講述情情塔塔的原曲更妙更生鬼。當然,若沒有鵬哥(盧海鵬)及阿燦(廖偉雄)兩位殿堂級扮嘢高手演繹作品,也未必能成就經典。這些惡搞歌亦有它的特色,就是純粹出於戲謔歌曲本身,主題大多圍繞草根階層(如開枱、篤波、露宿),手法輕鬆以博觀眾一笑,並沒惡意或批判成份。

 

 

 

■尹光唱過不少加鹽版「口水歌」,可算早期的二次創作。

 

 

 

惡搞走向主流

踏入90年代,周星馳的無厘頭文化獨領風騷,惡搞歌曲熱潮稍微冷卻,但並不代表港人不再惡搞,只是轉換另一種方式而已。港人素來以精叻醒扒、蠱惑抵死自居,有小聰明但欠大智慧,惡搞文化正好將港人靈活走位的特質充份發揮,也提供年輕人發洩情緒的渠道,成為近年惡搞歌崛起的契機。
隨着互聯網普及,討論區、社交網站的興起,惡搞文化已逐漸走向主流派。與此同時,香港回歸後,施政烏煙瘴氣、高官厚顏無恥、商人橫行霸道,小市民有冤無路訴,惟有寄情改歌來諷刺時弊,圖取片刻精神勝利。可以說,香港那波譎雲詭的社會形勢,成就了惡搞歌的新風潮,而討論區便是這群臥虎藏龍、業餘填詞人的表演舞台。07年,慶祝香港回歸十周年的歌曲《始終有你》,便被改編成《福佳始終有你》,歌詞盡是董建華年代的敗政。然後有改編自《電燈膽》的《慳電膽》,諷刺曾蔭權向市民派發慳電膽現金券措施;由梁柏堅填詞、改編自《富士山下》的《富士康下》,道出富士康工人的辛酸;《窮飛龍》(原曲《陀飛輪》)歌詞「勞力得幾多鈔票,煤電水單搾乾鈔票了」,是年輕窮人的哀歌,「窮飛龍」後來更成為創作團體,發表了一系列諷刺社會的惡搞歌。

 

 

 

 

 

 

陳奕迅幫一把

不過要數近年最成功的惡搞歌,當然是漫畫家小克改編《一絲不掛》的《一支得啩》。該曲主題是戒煙,「尼古丁總牽引着萬寶之路」、「無奈欠一根煙似絕章一索」,陳奕迅甚至在商台節目中唱出來,令歌曲覆蓋層面更廣。由《掃墓》到《一支得啩》,見證了惡搞歌的變遷,在這充滿意識形態的社會,顯然是不可或缺,至少「網絡23條」惡法還未強行推出之前,我們仍享有這片創作天空。
撰文:馮國康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30417/18230458

十大勁揪金曲

10,933

《掃墓》張惡榮

 

當年《歡樂今宵》人才輩出,除了幕前一班扮嘢能手夠堅,負責填詞的也是鬼斧神工,最抵死是每首歌都有獨特主題,有些還比原曲填得更妙。

《掃墓》張惡榮

原曲:《愛慕》張國榮
《掃墓》堪稱惡搞歌經典,盡訴港人晨早流流逼港鐵掃墓的苦況。歌詞亦刻意鋪排,唱到尾才知阿燦「掃錯晒墓」,皆因「起身太早」!相信為《愛慕》填詞的鄭國江也感到驚嘆。

《幾許瘋語》羅人

原曲:《幾許風雨》羅文
勵志歌曲變成精神病人獨白,盧海鵬「𧄌出雞骨」跟羅文呼出煙圈相映成趣。最妙莫過於「心底之中失分寸,終於黐咗線」,MV鏡頭即pan落阿鵬的赤腳,才得悉他「青山不眷戀」,要淪落「踎街邊瞓公廁」。

《蝕到空虛》蔡燶華

原曲:《絕對空虛》蔡楓華
空虛並非失戀專利,《蝕到空虛》說中了食肆老闆的辛酸。阿燦的夜店「成年未發市」、「無人幫襯似廢墟」,最谷氣見到對寒酸愛侶齋坐唔吔嘢,直頭想擸刀斬過去。

《壽頭記》撻成一塊

原曲:《石頭記》達明一派
又是青山病人哀歌,阿鵬和阿燦兩位「壽頭」,滿以為可出院,怎料「醫生變卦」,後打算「將DDT(殺蟲水)與酒同飲」,罐內卻藏淚印,死唔去。將達明一派滿有詩意的《石頭記》徹底惡搞。

《凶凳》夏牛聲

原曲:《空凳》夏韶聲
《凶凳》寫的是賭仔悲劇,盧大偉獨望着麻雀枱前三張空凳,空悲嘆麻雀腳離他而去,全因他打牌太叻太狠。當初「猛咁誅下家」,又「放肆去碰它」,結果「碰到次次雀局冇佢份」。

《陪着你嘔》盧氣廷

原曲:《陪着你走》盧冠廷
盧冠廷原版MV陪住隻狗,阿鵬則拖住豬乸出場,歌詞更有合理解釋,皆因隻豬「陪着佢飲酒當豉油」,然後「陪着佢嘔」,最後「嘔到冇晒啲friend」,惟有「過青山」。

《飛入千個洞》草紙仔

原曲:《飛躍千個夢》草蜢
草蜢的成名作《飛躍千個夢》被惡搞成打士碌架的專用歌曲。歌詞盡是枱波術語,「落重西」、「long shot入尾袋」、「餐屎」、「pot ball」,陳山河揸住支Cue跳舞,唱到中途忍唔住笑。

《這是菜》大食羅賓

原曲:《這是愛》泰迪羅賓
阿鵬扮泰迪羅賓,將整個人屈曲在高椅吊腳彈結他固然爆笑,但歌詞才是精髓。《這是菜》是蔬菜目錄,「無爛牙因𡁻完生菜」、「食唐蒿力滿體內」,還是白菜最好,聽講夜晚飲白菜湯包發大財。

《豈有此被》披毡士

原曲:《豈有此理》Blue Jeans
莊文清、李麗蕊和吳夏萍模仿Blue Jeans披頭散髮的爛撻撻形象,唱至中途才知三人是露宿者,「踎街邊踎馬路」慘食西北風,但願有人慈悲大發織張絲綿被,予三人溫暖一晚。

《愛醬》梅菜芳

原曲:《愛將》梅艷芳
一句到尾「人人若愛醬,軍隊也不打仗」。《愛醬》描寫中國人的飲食國粹,食乜都落醬,醬料五花百門,「甜就五柳醬」、「辣就豆辦醬」,食鹹魚豆腐加蜆芥醬的話,「跛都企直去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