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頭先睇盲探,除了一般合片的令人討厭的原素外,硬是有一兩個大陸演員,硬是加入普通話之外,其他都很好,特是劉華經歷了富春山居圖爛片後,劉華又再次做出一次出色的演出,今次劉華不再是完全正面的男主角,而是有喜劇感的劉華,反而有當年賭俠的影子,一個盲人為錢而破案,導演卻加入了開眼人反而看不到的線索,SAMMI今次又再演差婆,不過是富家差婆,都夠古怪,性格上的粗嘢也很特別,其他人物大多在韋杜的電影出現過的人物,黑仔演出幾有趣,劉華其實在試演出一條不是大俠男主角的新戲路,今次他做得唔錯!

 

 

 

自從《大隻佬》以後,杜琪峯和韋家輝的電影,男主角已變得異常,不是造型奇怪便是天生異能。劉德華這個盲眼的神探其實不是有甚麼推理的能力,《盲探》的推理進展是順着編導的安排而一步一步向前走,靠的基本上不是理性,而是超能的直覺。影片有很多場面顯示劉德華在思考的時候,是眼睛張開看到東西的。當劉德華盲了之後,他反而看更多。這種由無明而入觀照的哲學,似乎是他們對佛學的研究精粹。
人生的罪孽和輪迴的思想,漸漸成了杜琪峯和韋家輝的主題,那個幾代的女人都殺死了變心的愛人,這便是一種堅強的執着,所以永墮輪迴,永遠地殺下去,悲劇也永遠演下去。反過來說,如果不因為鄭秀文對舊同學情懷的執着,這件案根本也就無法成立,遑論去破解。那麼我們應該執着呢?還是應該不執着呢?或者我們拋開老掉大牙的女性主義角度去看鄭秀文的角色。她幾乎是一個宗教式順從的女性,以劉德華為偶像作中心,無論他吩咐她做甚麼困難得不可思議超出常人能夠理解的事情,她都第一時間全力去做,並且沒有埋怨。在女性主義者的眼中肯定是眼火爆。從鄭秀文的演員角度去看,卻是相當好玩的,她比劉德華的角色白癡,卻有更多的喜怒哀樂表情,更過足戲癮。
《盲探》的喜劇手法其實是將正常的世界反轉過來,有時為了配合喜劇的運作,他們會自己破壞電影本來的主旨。全片最不執着的要算是黑仔那個連環殺手,隨處棄屍,連到底殺了誰,都已經不清楚,也沒有否認殺人,只是神經兮兮地隨自己的思想去生活。而這個人卻作為黑色幽默的丑角出現。佛家的不執着是好與壞皆不執着,你不能說黑仔的事是壞,所以他的不執着是假的,否則我們便從道德的角度去評價執着。這當然不是佛祖西來意。
《盲探》的另一個優點是即使那些推理也帶堆砌的成份,但在港產電影中,這樣峯迴路轉的劇情實在是少見地出色。
撰文:仰止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30704/18321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