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到戲院觀看了狂舞派,港產電影在這十多年間都是處於低潮,近年卻有回勇之勢,看這套戲主要是他的本土因素,電影不太理會那個他媽的大陸市場,全部起用新人,故事描寫的是本土另類,沒有大水喉沒有特大老闆支持,一切好像很本土和電影主導,捐錢也值得,對港產片沒有太大期望,只希望不是爛片也就可以,那知狂舞派是一件寶,引人入勝的故事,兩個小時,你不會覺得是浪費的。

故事主要講一個熱愛跳舞女孩子的故事,劇初還有點社會話題,例如姨媽姑爹對年青人理想的說三道四,父母對年青人繼承祖業卻無視青年人本身的理想,但只是輕輕帶過,進入大學就是火熱的跳舞了,中間伴隨的是各個主角的故事,柒良和阿花故事,原本以為是主角的阿DAVE到戲中後段反變成配角,而另一個男角起初不太起眼的柒良,雖說柒,但是溝女卻是有一手。在舞蹈中和種種經歷下,觀眾完全不覺得時間的流動,電影中全部起用新人,即使是客串演出的也不是天皇巨星,這反而把電影加真實感。

電影內其中一個重點是你會為跳舞去到幾盡,其實這是每個人也可以自己的問題,你會為自己的理想去到幾盡,也應該是全片的主旨,年青活潑敢愛敢恨,這不是每個人都應該有的態度嗎?值得一提是那個顏卓靈BB,早兩年的相機廣告,還是未成年的樣子,作為新人的演出卻得非常自然,好像不是新人似的,在電影中有流暢的演出,莫非是天生的演員?卓靈BB演技流暢加上苦練跳舞,確實令人眼前一亮,另外男主角柒良(BABYJOHN),電影一開始卻是傻傻的樣子,在電影中卻是一個太極高手,到電影後段反變成一個很有吸引力的角色,這種轉變為電影帶來很有意思的起伏!致於其他的演員,相信大部份也真的是舞林高手,他們跳的街頭舞蹈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狂舞派是一套出色的本土電影,一直有人說香港電影的缺失是劇本和只有偶像而缺少實力的演員,這些問題卻在狂舞派中看不到,事實是香港是可以拍出很好的電影,問題是有沒有機會,香港政府的資助對本片的出現有所幫助,台灣有海角七號,其實香港也有狂舞派,沒有普通話沒有簡體字,也不需河蟹,其實是可以拍出一套很好的香港電影了,給香港一個機會還世界一個奇蹟,沒有大陸市場,香港也可以在世界上獨當一面,問題是你可以去到幾盡!

BabyJohn速成太極宗師(蘋果日報) 

講到拍攝《狂舞派》的難忘事,顏卓靈及BabyJohn立刻相視大笑,表示最難演的並非要跳舞,而是二人的親吻戲份,Cherry謂:「係超尷尬,嗰陣仲要冇𠵱家咁熟,我錫佢嗰吓直情係硬直咗喺度,事前都做足準備,食咗薄荷糖。」BabyJohn亦說:「我直情係狂啪薄荷糖,導演仲話專登畀時間我哋傾偈,仲尷尬!拍完後當然如釋重負啦!」
除此之外,BabyJohn表示戲中要大耍太極亦很有難度:「我之前學過三個月,拍攝時都有個師傅跟住教我,但最難係要做到師傅級嘅風範,好緊張怕做唔到要求,好彩都過到關。」

■扮太極高手的BabyJohn,坦言最難做到師傅級風範。劇照

■顏卓靈跟BabyJohn在戲中分別飾演跳舞及太極高手。劇照

■於戲中飾演舞林高手,顏卓靈可以一展舞技。

劇照  

Tommy Guns獨腳舞霸 (蘋果日報)

Tommy Guns的真實故事不但熱血,而且激盪人心。劇照 

這是個「可以去到幾盡」的活生生例子,戲中飾演街舞隊The Rooftoppers隊長的Tommy Guns,去到片尾他為鼓勵顏卓靈,脫去義肢以單腳依然跳出強勁舞步,該幕深深激勵人心。滿以為是特技製作,導演黃修平卻笑言沒有財力去應付,他亦是因為被Tommy Guns的真實經歷感動,特別在劇本中加入這場戲份。
Tommy Guns為美籍中越混血兒,自小已醉心舞蹈,尤其擅長Breaking。不過18歲那年,他的右腳出現一個惡性腫瘤,經醫生診斷可以保留右腳,但從此不能跳舞,他去到很盡地毅然選擇做截肢手術切除右腳,為的只是繼續跳舞生涯。手術後他以單腳繼續苦練舞技,同時創立舞隊ILLABILITY,多次巡迴歐美、亞洲等地贏得無數獎項及掌聲的同時,他經常上台演講,分享自己的經歷,為的就是叫人不要放棄。

撰文:何永寧 

《狂舞派》:港產片的雙彩虹(明報)

【明 報專訊】《狂舞派》正式公映前一天,香港上空出現了雙彩虹,不少人拍下照片並上載facebook分享。而對我來說,《狂舞派》在今年出現,正是港產片的 雙彩虹,它不是大師級傑作,沒有明星掛帥,沒有耀眼特技,卻好像雙彩虹一樣,難得出現,又叫看見的人眼前一亮,感到莫名興奮,馬上想跟友好分享,希望更多 人感受到那份豁然開朗的喜悅。

 

看完《狂舞派》,我說這極可能是今年最好看的港產片,但沒有看 過的人聽了都半信半疑,以為是我信口開河胡亂吹噓。尤其電影以舞蹈為題材,故事背景在大學校園,或會令人誤以為只是針對年輕觀眾群的故事,誤以為只是又一 部街舞電影,如果對舞蹈或青少年次文化不感興趣,可能看到片名已卻步了。而且電影起用的大部分是新演員,都不是「信心保證」。也是香港觀眾長久以來對港產 片累積的偏見,覺得花錢看本土製作不如看荷李活電影。然而這樣想就會錯過一部近年難得一見的本土佳作了,它沒有槍戰沒有軟性色情,是貨真價實的熱血與青 春,敢於不跟風,而且更重要是它突破了慣見的愛情勵志青春片格局,在日見腐敗的我城,在一片「this city is dying」的哀鳴中,它以角色對所愛之事的專注與一往無前,在活潑幽默的情節裏,抵抗絕望,燃起每個人心裏的那團火,拍出了一道頑強的生命力。

揮灑青春汗水的堅持

《狂 舞派》不止是一部跳舞電影,也不止是年輕人在談情說愛,它既散發地道的時代氣息,利用工廈、屋、豆品店、公園、碼頭、校園等場景勾勒城市的外貌;也是香 港近年少見的真正青春片,不是起勢夜蒲,不是青春輓歌,更不是由上而下的說教,它取材自最日常的生活,迸發活力,而且比《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更加 明白青春的顏色,一句「so how far are you willing to go for dance?」,不只是說說而已,戲裏Tommy Guns的真實故事說明了怎樣才叫活,怎樣才算是為了自己喜歡的事情「去到盡」;它更是給當下香港電影甚至整個香港的鼓舞。街舞舞者克服「青春的傷 口」,太極社的柒良不怕被嘲笑老套只因太極令他重拾新生,曾在舞台上受傷害的Rebecca用自己的方法重奪舞台,以至阿花以單腳起舞,傷了右腳就練左 腳,比《打擂台》那句「唔打就唔會輸,要打就一定要贏」更具體表現如何戰勝自己的決心,以大無畏精神去收復失地,重新肯定自己應有的價值。到最後,關心的 已不再是比賽的勝負,而是每個人有否盡心盡力去實踐自己相信的事情。

黃修平的前作《當碧咸遇上奧雲》 和《魔術男》,以至早年的得獎短片《燦若繁星》和去年受ifva委約拍攝的短片《花椒八角咖啡豆》,都已在講述年輕人的成長與夢想。來到《狂舞派》,製作 上更見成熟,角色更飽滿立體。飾演柒良的蔡瀚億與飾演阿花的顏卓靈,確為電影帶來清新的感覺,散場後見不少年輕觀眾都被他們自然的演出所吸引,看得份外投 入。而我更喜歡故事裏面的影子戲,《燦若繁星》曾用紙雕塑投影出一對牽手飛翔的男女,《魔術男》以地上的杯碟投影出蝴蝶翅膀,黃修平一直愛在電影裏加插這 種充滿創意與想像力的小把戲,這次更是藉投射在布幕的手影,提醒大家電影魔法的力量。

能成為另一套《海角七號》嗎?

即使第 二次看《狂舞派》,我依然深深被當中的澎湃活力所感染。本土電影除了「向西夜蒲低俗出征」,正如導演黃修平說,其實可以有更多元的路向。於是我更大膽設 想,如果《狂舞派》得到應有的注視,口碑與票房能成正比,在時代意義上,它可以是我們香港的《海角七號》。當年《海角七號》在台灣上映初期票房平平,卻因 為口碑相傳,觀眾一看再看,最後創造了奇蹟,為台灣電影的復興打響了頭炮,其後新導演湧現,台灣本土製作從此進入新紀元。

當台灣那邊出現如此新氣象,香港電影進入合拍片時期卻跟本地觀眾漸漸疏遠,電影人都虛耗了大量精力在應付內地審查制度,在中港之間走鋼索。今年其實漸見起色,《一代宗師》儘管是王家衛在「削足就履」的狀態下自我摹 仿,卻示範了如何在合拍片的掣肘下盡量發揮所長;《毒戰》就更進一步挑戰合拍片的遊戲規則,突破缺口;《盲探》尋回了從前港產片應有的娛樂性與不拘一格; 《激戰》則是谷底絕望中重拾鬥志與尊嚴的吶喊。而《狂舞派》更是教人驚喜和振奮,用網絡潮語來說,這是黃修平與幕前幕後「爆seed」之作,將潛能盡量爆 發,坐在電影院亦能感受到那股熱血沸騰。我第三次去看,完場沒有導演和演員前來「謝票」,一樣掌聲雷動。

低成本資源打動觀眾

《狂 舞派》不是沒有缺點,但它之所以與別不同,是它在有限的資源下,在成本不高的製作裏,找到了一部好電影應有的東西:打動觀眾的力量,以及認真投入的態度。 電影上映前不絕的好評,並非只是營銷策略或者「畀面」讚好,我相信多數讚許的人,都是被電影本身打動了。如果它真的可以成為香港的《海角七號》,或許有機 會令香港電影打開一些新局面,中小型的製作可以有更大發展空間,而香港觀眾亦能漸漸重建對本土電影失去多時的信心。

文 陳志華

編輯 胡可欣

http://news.mingpao.com/20130811/uzc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