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鶴咀 海角回憶(蘋果日報)

Initial Image

鶴咀既是香港唯一的海岸保護區,前往之路又容易誤闖鶴咀電台或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等私人地方,或是手機訊號不佳,這片被三重保險線保護着的岬角,披着禁地的神秘色彩,在生態及香港海防史上佔有重要地位。這次與「流浪攝」三位攝影達人在禁地遊樂過,但求以相片帶走動人風景,大自然不必秒秒驚心。
記者:邵超 
攝影:楊錦文
模特兒:Fiona@ Style 
服裝提供:Ice Fire

邂逅。驚濤。蟹浪

說鶴咀,其實是在說海的故事。
鶴咀不是海岸公園,是香港唯一的海岸保護區,海面總面積約20公頃,早在1990年被列作「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生態、地貌、地質皆有其獨特之處,海底下生物多樣,共有多種珊瑚和石珊瑚,以及一些稀有生物品種,當中最特別的是一種以跳代爬的蝸牛和一種原居鶴咀獨有的珊瑚。因海岸保護區內禁止游泳、浮潛及垂釣,無緣得見,但在秋日陽光下看綠綠藍藍的一片海,仍然覺得舒暢無比。
地貌和地質卻是顯而易見的,根據早年科學館講座的介紹,鶴咀的岩石未算最老,約於一億五千二百萬年至一億六千四百萬年前形成,而當時這地帶是火山區。以岩石形成的年代計算,最古老的是火山爆發形成的凝灰岩,然後是花崗閃長岩、流紋斑岩及玄武岩。而且鶴咀因長期受到海浪沖擊,海水侵蝕的地貌十分可觀,海蝕崖、海蝕洞、海蝕拱、海蝕平台等都能看得到,大部份的人為海蝕洞「蟹洞」和「雷音洞」而來。

(流浪攝提供)

兩個巨大的海蝕洞位於鶴咀道盡頭的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附近,必須繞過電訊盈科鶴咀高頻無線電發射站(簡稱鶴咀電台)才能前往。從這裏開始,手機訊號受到電台高頻發射天線的影響而接收不佳,無從即時拍照上載至面書,反而可以好好享受郊遊的樂趣。
忽然想起,鶴咀是一個動物園,鶴、蟹、龜、狗聚首一堂。蟹洞,三個字,驚濤蟹浪!月前,「流浪攝」在其面書專頁上載了一輯鶴咀的作品,從另一個角度,拍出蟹洞別有洞天的意境。當親眼看到蟹洞,最先映入眼簾的是洞,不知蟹從何來,原來只在某一角度才看到全隻蟹形,攀至蟹頂便可高角度俯視兩隻巨箝。那天北風在吹,巨箝迎入翻滾的海浪,海浪把堅硬的岩石鑿洞,卻沒有把它磨得圓滑光亮,蟹身保留堅硬而嶙峋的皮膚,身嬌肉貴者在兩箝間穿梭,大可預備手套。海的一邊屹立着披上綠衣的狗髀洲,它的形狀跟地名又是狗髀(屁)不通,古名叫筊杯洲,以其形似古時占卜用的半月形筊杯,據聞開埠初期只記錄了英文地名Kau Pei Chau,後來村民忘了原來的中文名,最後筊杯被譯作狗髀!在蟹洞不遠處的雷音洞,改名最直接,只是香港有大大小小不同的雷音洞,如有「雷」同,實屬巧合,當大浪衝擊洞穴時,便會引起懾人的迴聲反響,如雷貫耳。沿着蟹洞旁的海岸而行,便能看到一副於1955年,在維港擱淺的雄性長鬚鯨標本,長約八米多,極其震撼。

 

迴音反響(流浪攝提供)
雷音洞是受海水侵蝕的地貌,長年受大浪拍打,不但於洞內響起雷聲般的潮聲,地上更佈滿被磨得光滑的小石頭。

 

王家巨蟹(流浪攝提供)用上魚眼鏡頭亦不能盡攝左右蟹箝,巨蟹歷經風吹浪打,有靈有性早已成精。■不同形狀的發射天線極具型格但高危,生人勿近!■從蟹洞遠眺形如半月的狗髀洲,亦有海蝕洞的地貌。

■鶴咀海岸保護區由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協助管理,希望有助減少人破壞。

只帶走照片

鶴咀配得上「幽山美地」之名,相較於其餘多個歡迎遊人認識的海岸公園,位於鶴咀的唯一海岸保護區,漁護署的回應是「不建議遊人前往」,遊覽時提高警覺避免造成破壞。無論是海岸公園或是保護區,皆禁止從事海上活動,包括游泳、捕魚、浮潛、遊船河、觸摸珊瑚及撿拾海洋生物等,或以任何形式污染海洋,以及破壞海岸景觀等,違反《海岸公園及海岸保護區規例》,最高刑罰為罰款$25,000及監禁一年。一大堆「不准」皆因前車可鑑,單看數月前就有四名潛水男女,涉嫌在西貢海下灣海岸公園海底虐待一條長約一呎半的八爪魚。海岸保護區並非絕對禁地,遵從現今提倡的「只帶走照片」生態旅遊法則,遊得其法,下一代仍能看到美麗的海洋。

闖入。海防。機槍堡。

根據網站《香港地方》的資料顯示,二次大戰前夕,港英政府為防日軍在南面海岸線登陸,在短時間內加建三個臨時炮台及十多個防禦陣地及機槍堡,在鶴咀半島及赤柱半島一帶仍存有被閒置的軍事遺址,當中於三十年代興建的博加拉炮台已列入二級歷史建築,戰後9.2吋的炮床被改建為香港電訊的無線電站,難以參觀,而另一個建於1941年的德己立炮床,屬於臨時炮台,故此裝配較差,只裝有兩門四吋海軍大炮,在英軍撤退時將兩座炮台自行破壞。走在鶴咀道上,路旁常見掩蔽體和觀測台,剎那間跟當日前往舂坎角炮台的風景重叠。此行最重要的冒險,便是穿越密林一訪海角的機槍廢堡。密林所在地是鶴咀下村,數間金字頂房舍證實了有人曾在此居住過,在林蔭深處,可能還有更多只剩幾片斷垣的房舍。不是軍事迷,印象中訪過的機槍堡皆建於深山野嶺,這個暴露於陽光下的海角機槍堡倍覺新鮮。跟香港眾多的軍事遺蹟一樣,石砌的機槍堡日久失修,幸而通往這裏的道路隱蔽,人為破壞較少。從內部來看,機槍堡可能亦在撤軍時自行破壞,廢墟感極強,透過三個機槍座及射擊口,可以看到不同的風景。


 

■石砌的鶴咀機槍堡因日久失修而露出部份結構,在頂部及射擊窗口尤為明顯。■鶴咀機槍堡共有三個發射窗口,多角度保衞南面海岸。■站於鶴咀機槍堡上的兩人,流浪攝以鏡頭代槍,拍出獨特的視角。

 

■對於樓梯有特殊的愛好,特別是這樣一條伴以藍天碧海的石梯。■鏟林尋找機槍廢堡之路並不容易,需克服滑繩下降斜泥坡、蚊蟲襲擊的恐懼。■當越來越接近鶴咀電台,便會發現多個重門深鎖的荒廢掩蔽體。

鶴咀海岸保護區

前往方法:於筲箕灣乘9號巴士至鶴咀道迴旋處下車,沿鶴咀道步行約1-1.5小時便可。 

德忌笠。海事。白色巨塔。 

■港島南有多個配得上天涯海角的美景,從鶴咀炮台觀賞日出燈塔便是其一。(Brian Lee提供)

 

鶴咀的英文名Cape D'Aguilar,D君是誰?此人是開埠初期英國駐港陸軍總司令德忌笠少將,亦是香港第一任副總督,德己立街(舊稱德忌笠街)便以其命名,香港公園的百年建築茶具博物館前身便是其官邸,至1978年為止,大樓一直是三軍司令官邸。
如果天涯海角注定上演浪漫的愛情故事,那麼地點必在鶴咀燈塔。
從蟹洞向山上望去,鶴咀燈塔十分渺小,它的真身高9.7米,燈塔底座、拱形門口及螺旋式樓梯均由石塊砌成,位於入口的鐵門上方,飾有幾何圖案,百年前的精湛工藝,跟即食的當代社會不可同日而語。鶴咀燈塔是香港第一座燈塔,建於1875年,在香港海事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在2000年被古物古蹟辦事處列為歷史建築,2006年獲升格為法定古蹟;很多人把它比作墾丁的鵝鑾鼻燈塔,兩者同樣是白色圓柱石塔,對出的海域遍佈珊瑚。不同的是,鵝鑾鼻建有海岸公園,而鶴咀是保護區,基本上是不歡迎遊人前往,以減少對環境的破壞。全港現存五座戰前燈塔,鶴咀以外,還有舊青洲燈塔、新青洲燈塔、燈籠洲燈塔和橫瀾燈塔,建築各具特色,鶴咀和新舊青洲燈塔皆以本地花崗岩建造,舊青洲燈塔的十字通風口教人聯想起中世紀古堡。曾主講燈塔講座的夏其龍神父提到中國燈塔的建設,當時是由清朝當官的英籍總稅務司赫德主導,正工程師為韓得善,中港台三地的古燈塔,韓氏監造了34個,是清朝功臣。照明燈由英國訂製,須派遣人員前往學習操作:「每座燈塔的照明燈皆有指定的頻率,有些是定向的,也有以顏色作區別,自動化後則採用雷達,船隻拿起航海圖便清楚駛經哪座燈塔。」燈塔照亮海面,政府便可向遠洋船隻徵收照明稅!
在燈塔全面自動化前,需派駐人手負責管理,在鶴咀燈塔旁建有多座紅屋頂房子,其中十個房間便是前燈塔看守員的宿舍。昔日水陸交通不便,看守員一住便是一個月,夏神父說:「燈塔是海防的一部份,有機會跟海軍、警員打交道,所以看守員需要懂得英語,早期多是歐亞混血兒或澳門人擔任。」每當大霧濃罩海面,守燈塔者便要鳴起號角聲,以防船隻觸礁。多個古燈塔中,夏神父自言最喜歡建於海中心的橫瀾燈塔:「其他古燈塔建於崖上,已然見到香港陸地,但船隻沒有橫瀾燈塔,在海中會迷失方向。」鶴咀入夜後光害少,燈塔在夜幕下更顯浪漫,難怪「流浪攝」兩度特意前來拍攝星軌和銀河。

 

■燈籠洲燈塔及宿舍(1912年),看守員須從塔頂收集雨水至地下儲水箱備用。(古蹟辦提供)■全座鶴咀燈塔以本地花崗岩砌成,髹上白漆能減少日照傷害。(流浪攝提供)

 

■香港郵政曾於2010年發行以「香港燈塔」為題的一套五枚特別郵票,設計師以地圖和羅盤圖案為背景,下方註明經緯度。■紅色的橫瀾島燈塔(1893年)除了為船隻導航外,天文台亦在該島收集香港東面氣象資料。

 

■英國保斯家族對於世界燈塔的建造貢獻宏大,設計了可增強燈塔亮度的透鏡。(古蹟辦提供)■跟鶴咀半島一樣,橫瀾島以花崗岩為主。

 

鶴咀。山旮旯。更樓。 海角回憶

 

在鶴咀這個渺無人煙的海角,存在着鶴咀村和芽菜坑村兩條村,除了的士以外,只有兩村村民的車輛出入,走大半小時無樹蔭之馬路才可到達,絕對可列入山旮旯之列。鶴咀村是一條歷史悠久的朱姓客家村落,據稱乾隆27年第十五世的朱居元與妻子鄧氏,攜同8子1女來港,輾轉到鶴咀開村,後人分支至飛鵝山大磡村。在地圖上看,這條村分為上下村,如今走在上村裏,已然看不出這裏曾經有人開墾種菜,或是養豬養雞,而下村那些金字頂客家屋,已經隱沒在樹林中,不過村裏現存最老的建築是百多年歷史的花崗岩更樓,已列為二級歷史建築,值得一遊。十九世紀廿世紀初海盜猖獗,村民為保衞家園及財產,特別興建這座樓高9米,闊約4米的更樓,更樓頂設有炮孔,可用作偵察及射擊之用。
鶴咀村再走遠點便是鶴咀電台,前身是大東電報局,跟居民與電報局職員共處交通不便的天涯海角,理應守望相助,和睦共處,村裏唯一一間於1967年落成的學校,當年負責揭幕的便是前大東電報局總司理,有奠基石作紀念,細心一看,校名更是由鄧肇堅爵士親筆題字。村中軼事可能更多,日後有空定必再探。

■據村民說,七八十年代仍住在鶴咀下村,最終荒廢被密林所蔽。■鶴咀村更樓反映昔日海盜猖獗,沿海居民為自保而斥資興建防禦設施。

 

■不少村屋建有前廊,椅子處處,自有一股閒情。■路有流浪犬,村有惡犬,狗吠聲偶爾打破寧靜。

 

■村校雖已荒廢,仍能欣賞鄧肇堅爵士的題字。■鶴咀村與芽菜坑村共用部份信箱,這幅村民手繪十分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