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Picture

新派導演JUNO翻拍幾十年前的殭屍電影,很多人也想看看到底有甚麼火花,結果沒有令人失望,JUNO帶出的是新風格的港產殭屍電影。殭屍港產電影在經過幾十年後,與香港一樣己經今非昔比,今次麥淩龍卻用上一班實力派的演員,沒有黑色喜劇,沒有搞笑的情節。JUNO把殭屍電設定為今時今日的香港,殘殘破破的公屋背景,而且沒有恐怖片必然出現的美女主角,雖然如此也不減電影的吸引力。

一班幾十年前殭屍電影的演員,錢小豪陳友吳耀漢樓南光還有鐘發,令人懷念的是林正英一代的殭屍電影班底。盧海鵬和鮑起靜卻是令電影引入新原素,除了陳友和錢小亮出色的演出外,鮑姐的演技也令人驚嘆,鮑姐對著丈夫一段大特寫式的對白,解釋為何要綀屍,執著之中帶有強烈的悲情,甚致是一種老人對死亡不捨的精彩演出。

殭屍的故事發生在舊式公共屋邨,JUNO刻意把電影的光度變得灰灰暗暗,型造冰冷的氣氛,即使在初段電影中街坊守望相助的感覺也使人感覺到悲傷,加上全片的演員的老態和中年化,整個環境己經令人有一種人生到盡的感覺!JUNO在電影中所表達的其實都很簡單,就是執著,錢小豪執著的是老婆兒子的離開,陳友執著的是爸爸的不辭而別,鮑姐執著的是丈夫,即使那對孖女都是執著於報仇,當然到最後這些執著其實都是過眼雲煙,人終需一死。

JUNO在今次的電影加入大量的香港本地原素,例如公共屋邨和大排檔,殭屍沒有那種他媽的合拍片的普通話,當然深圳河以北是沒有鬼怪的,所以JUNO的鬼電影根本沒有可能需要遷就大陸。當中大量使用廣東粗口,傳聞那個三級導演版會有更多的粗口情節,粗口是本土社會的產物,廣東粗口是香港特有的事情,可惜的是被香港有心人刻意消滅。2013年由狂舞派開始到拳王到今次的殭屍,提材有新有舊,但是風格原素卻帶有強烈的廿一世紀本土風格,是一種全新的香港電影,香港電影如果繼續發展,應該可以創出一片新天地,這些都不是一般的合拍電影所能出現的! 

Picture 

黃潔慧:《殭屍》:Upcycling與顛覆 

我人生第一套電影,是4歲時看《人皮燈籠》,全程沒有哭叫、「眼都唔眨」。從此,恐怖片,驚慄懸疑殘暴變態的,我都看,已幾乎不懂喊驚。所以,有人說麥浚龍執導的《殭屍》太血腥,我覺得小兒科而已。但假如你是帶著看《殭屍先生》2013版的心態入場,就註定失望。因為這戲不僅不輕鬆惹笑,反而拍得冷峻凌厲,與其說是恐怖片,我認為,更貼近歐洲近年興起的奇幻片種,讓我想起法國早前一齣奪獎殭屍片Livide (《夜半屍變時》)。我也喜好懷舊,但懷舊便一定是翻炒近30年前的style嗎?林正英版本的《殭屍先生》,當年用成龍式雜技武功加搞笑,包裝傳統鬼故,算開創先河;現在Juno運用暴力美學,拍出別樹一格的新港產殭屍片,何嘗不是呼應前輩的創新精神?
準確點說,不是創新,應更符合時興新概念:「Upcycling」:不單循環再造,更是再造出升級版本。由85年《殭屍先生》計起,港產殭屍片雖只流行了約10年,卻已建構出一套相當完整的電影語言同文化符號。Juno的《殭屍》,幾乎包含所有這些符號,連裝屍油的,也是《殭屍先生》裡的蓮花油座,甚至把林正英一句對白,直接鑲進劇本裡。演員陣容更不消說:錢小豪陳友吳耀漢樓南光,最驚喜是有鍾發,原殭屍片班底;可惜許冠英已過身,否則也會演出一角。

導演一方面繼承了港產殭屍片的文化符號,卻同時刻意顛覆當中的文化意涵,甚至利用這種顛覆,特意製造假的合理期望,教觀眾緊張。例如惠英紅搖著銅鈴尋子,你以為會引出殭屍嗎?又譬如說錢小豪大戰殭屍一幕,港產殭屍片是用桃木劍殺殭屍的,但道士陳友一拋出,斷了!如何收科?新版殭屍,殺人不靠噬咬;甚至連殭屍有形冇魂的設定也打破,異變成有靈魂的怪物。

就因為是「Upcycling」,假如閣下不熟悉舊殭屍片的概念,可能不易明白Juno這套《殭屍》,甚至覺得情節犯駁。其實一切謎團,在舊戲皆有解答。說到結局,更堪玩味,我想不要劇透了,但最好玩的,是殭屍片也有人生命題,談「放低」;如此同時,反叛的導演就連電影主題也顛覆:戲內,若錢小豪早放低,還有精彩的捉殭屍故事嗎?戲外,導演找上舊班底演出,他對港產殭屍片,何曾放低過?

或許,真正的「放低」,並不是絕不回首過去風光,而是踏著曾經的光輝,「upcycle」成新出路。物極必反;由《狂舞派》到《殭屍》,似乎港產片要回歸了,而且是帶著全新風格回歸。只希望不是曇花一現。



(本聲音專欄只反映主持人及個別參與人士的個人意見。) 

http://www.881903.com/page/zh-tw/audiocolumndetail.aspx?itemid=670037 

Pic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