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Picture

Picture

 

風起了是宮崎駿最新之作,這套電影與以往宮崎駿的作品不同,沒有科幻沒有可愛的公仔角色,一切回歸現實,這是與宮崎駿以往的作品完全不同!

日本卡通,甚致電視電影都不多以二次大戰為背景的作品,今次風起了卻以一戰後到二戰的日本為背景,還要用製造零式戰機的設計者為主角,這己經是一種突破!作為華人,年年月月都有抗戰題材的電視電影,可是與風起了不同,華人的作品全部都必定加入國仇家恨的原素,人與戰爭的關係很親密!

風起了,宮崎駿刻意迴避男主角對戰爭的態度,雖然戲尾才表現了少許。可是故事一開始,男主角媽媽己經講了打架係唔好,這是宮崎駿借媽媽之口表達對戰爭態度。風起了的故事其實是一個愛情故事,是一個大時代下的愛情故事,這個故事好像與戰爭距離很遠,其實又事事受到影響,雖然描寫得非常輕淡!這也是一個成長堅持理想專業的故事,男主故堅持自己的理想,以飛行作為夢想,這是他的理想,即使他的理想被其他用了殺人!

現實上,大部份科技都是與軍事有密切關係,好像原子彈和流動電話都是軍事技術。軍事與科技有密切關係!零式戰機在三十四十年代是極為出色的戰機,當然就被人用來作為戰爭武器!

風起了描寫了二十三十年代的日本社會,那是一個很有味度的社會,日本民間在那時好像與戰爭很遙遠,與亞洲各國也很近似,女主角的肺結核病是當時很流行的病。宮崎駿描寫當時社會很細緻,畫功也很美。

電影中也提到意大利和德國,大部份對戰爭的不滿都由德國那邊說出來,最後帶來毀滅。那個外國設計師只在夢中出現,卻把廢墟也差不多的意思帶出來!

這套非一般的宮崎駿動畫,把一個戰爭時期的愛情故事描寫出來,也是一個普通的社會人物的故事,華人作品不會這樣寫抗日戰爭!其實戰爭過去了七十年,不應把那段歷史變得看得太沉重了,始終也應較客觀看那段歷史了,不應次次也要加入情緒因素!這是一套沒有卡通可愛人物的動畫,好像較現實,如果是一眾喜愛宮崎駿可愛人物的觀眾,要有心理準備了,這是一部較嚴肅的動畫!

Picture

Picture

 

Weekend 風起了 愛與夢飛行 東京專訪宮崎駿

自從2008年的《崖上的波兒》後,不少宮崎駿迷等了又等,終於等到他的新作《風起了》“The Wind Rises”面世。香港的電影發行公司對這部新作極為重視,特別安排了幾份香港報章和雜誌,一起到東京跟動畫大師宮崎駿見面。《都市日報》有幸成為免費報章的唯一代表,在吉卜力工作室跟心情愉快的宮崎先生聊了足足一小時。

撰文、攝影:熊秉文 (jonathan@indblue.com)|美術:Ronnie Cheung

《風起了》根據連載漫畫《風起•妄想重返》改編,故事發生在上世紀20年代,堀越二郎自小夢想設計出自己的飛機。在關東大地震的時候,他邂逅菜穗子。十年後,二郎已經是航空工業的精英,他重遇菜穗子,一起為着愛情與夢想,開展生命的路。
夢想,是美也是詛咒
都市:「故事提到夢想很美,卻又是一種詛咒,你自己怎樣看?」
宮崎駿:「對,夢想就是這樣的一回事,很美卻同時是一種詛咒。」
「小孩子有着無盡的可能性,他只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當我們成長的時候,約束愈來愈多,選擇卻愈來愈少。到了我這個年紀,能夠選擇的就更少了。」
「我不覺得自己選擇動畫這條路,有甚麼得或失。因為,你每做一個選擇,也會有所失。例如:機械文明在本質上對人類有益,大家才會發展,但是結果如何呢?我曾經親身到福島,看到災後現場,那已經是一件無可收拾的事情,那些輻射已經無法解決,這已經是一個很明顯的詛咒呢!」

都市:「電影提及製造飛機跟戰爭之間的矛盾,你自己的觀點又是怎樣?」
宮崎駿:「不論是製造戰機,還是創作漫畫或動畫,立場其實都一樣。每一件事也有好有壞,這兩者都有可能對世界有不良的影響。二郎本身只是想設計飛機,並沒有理會那功能如何。但是,在那個時代,除了戰機,便沒有其他飛機,所以二郎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只有朝着這方向走。」
「那時代,大家也埋首在製造戰機上,投入了很多人力。但是,現在時代已經改變。也許,在日本國內仍會有人想製造一些新的戰機,作攻擊性用途,但我個人是反戰的,這立場很鮮明,我對此是非常反對的。」

因為愛,所以引退
都市:「電影中,有這樣的對白:『男人有了家庭後,會更拚命於工作。』這是否你的心聲?故事中,妻子對丈夫的支持,又是否你太太的真實寫照?」
宮崎駿:「在那個年代,我們沒有洗衣機,也不會常到外頭吃飯,所以需要有一位女性作後援,讓男人有更多時間去工作。」
「在現實中,宮崎太太一直看到我為着動畫作品埋頭苦幹,工作得很辛苦。作品更是一部接一部,她給予我很多支持,但同時也很擔心,所以,她其實是很反對我繼續做這類事情的呢!」

都市:「那麼,你對太太有何反應?」
宮崎駿:「當她這樣擔心時,我只會跟她說:『沒辦法的啊!』」
「我們製作長篇動畫,決定了上映日期,就會往前推算工作流程,然後就要跟着時間表去做,所以壓力很大,教人透不過氣來。我對於這種製作模式已感到很不高興,所以興起了退休的念頭。」
沒完沒了的創作力
都市:「二郎在夢中跟他的偶像──意大利飛機工程師卡普羅尼見面,卡普羅尼提及『人的創作力,最高峰有十年。』在大家眼中,你的創作力不只十年,你認為自己的十年創作期,是哪個時期?」
宮崎駿:「是28至38歲吧!當時我還不是導演,而是一名動畫家,純粹繪畫動畫;我只要用心畫,便會把事情完成,那十年是我最開心的時期。當你做導演的時候,要顧及很多事情;我當導演後,記得的多數是一些麻煩事,少卻了畫動畫的樂趣。」

都市:「二郎一生追求飛行的夢想,你自己又一直追求甚麼夢?」
宮崎駿:「我一直追尋動畫這個夢想。在接下來的日子,我還是會繼續追尋,可能會製作一些短篇動畫作品。之前製作長篇動畫,一直要顧及收支平衡,或是要賺錢,但是,在未來的日子,我不想再為這些事情煩惱,只是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或是製作一些意想不到,令大家有驚喜的作品。我腦海裏已經有構思呢!」

後記 - 夢想成真的房間
這次能夠跟宮崎先生見面,絕對是難得的機會。同行的部分傳媒朋友,曾經為着吉卜力工作室的其他作品,到過東京採訪,卻從沒有見過宮崎先生。這次大家都彷彿夢想成真,在那個像動畫世界裏的房間裏,經歷了難忘的一小時。這天,宮崎先生心情大好,訪問完了,更跟大家簽名與拍照留念呢!

《風起了》
“The Wind Rises”
導演:宮崎駿
公映日期: 12月19日 
(12月14日優先放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