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開網店賺旅費 一個女飛人的自白(蘋果日報)

吳蚊蚊,原名吳蕊妏,人生打過最長的一份工,是香港寬頻新聞台主播兼記者。2009年她辭工專心以旅遊為生。由2009至2013年,足足千多個日子,連新聞台也停播了,前老闆王維基成了年度風雲人物,吳蚊蚊還在途上,印度、尼泊爾、西藏……她叫她的生活方式,做「旅活」;過得窮但很快樂,這是經歷四年飛人生活後的第一次自白。
撰文:劉連
攝影:劉永發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見到陌生人會如何介紹自己?我叫吳蚊蚊,是個經常旅行的人,有間網上旅遊雜貨店……其實通常我不講太多。跟人家說自己四年來不停旅行,一般得到第一反應就是「很羨慕」,幻想我是「有好多錢」加「去玩」;我不是,我窮到褲穿窿;如果你知道我四年來過怎樣的生活,你未必想好似我咁。
其實人生,就是要取捨,你要自由,就要放棄穩定,調轉都一樣,我經常講一句,我們都不必過於羨慕別人。生活都是自己選擇。
我的生活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要說回四年前。當時我在電視台做記者,做了兩年,學到很多但壓力大、返七放九、食無定時,有一陣子病得好嚴重,動不動就嘔,早上起床食一口粥,即嘔,嘔到出血;嘔得多,天天像喪屍般走來走去嚇人。醫生說我胃穿窿,但一直沒好轉,惟有辭職讓自己休息一下。

踩單車看書四圍浮

我這人做事沒計劃。一開始只想到要去四川、西藏幾個月,再回來工作。去到青海,身體突然出事被迫回港做手術。手術完走一轉東北住兩個月。回港後有財經公關公司請我,上了一會班發現完全不是我的世界,又辭工,去雲南三個月。之後,又心思思想去之前未完成嘅西藏之旅。到了尼泊爾,朋友說一場來到,應該也去印度看看,我想也對,就連疫苗都沒打,盲舂舂去了印度,卒之成就了我個人215日大長征。我這人很鹵莽,去印度不應該咁求其,大家不要學。
大家都問四年來錢從哪裏來,我想說,返大陸真的不貴,而且我去旅行不是食買玩,是跟當地人一起過生活,吃他們吃的,踩單車看書四圍浮,花不了多少。要去景點就把陳年學生證翻出來,用砂膠把有效日期給擦掉,這件事不光彩,但真的有用。旅行去多了認識不少朋友,在北京他們帶我去一般人上網也找不到的超平民宿,17元一日;吃填鴨,不用去全聚德,跟着當地人就找到又平又好食的地方。
現在我有一間網上旅遊雜貨店,上個月台灣出版社替我出了一本書。別以為我很有部署,都是亂嚟。2011年底從印度回來,我想,既然我這麼喜歡印度尼泊爾,我想給自己一個藉口可以常回去,同時又支撐到我旅費,於是就找當地朋友幫忙,運尼泊爾手工藝回香港賣。我這人零金錢觀念,又怕填表,一開始甚麼都不懂,賣頸巾要影相,就厚面皮自己做model上陣,放上網、弄banner一腳踢。賣了年幾夠我買機票去泰國雲南玩三幾個月兼入貨。好勁?哎!其實很少錢,一般人上兩三個月班就有,講出嚟人哋會笑,但我沒有抱很大期望,賺幾多都覺得多。
寫書更是隨緣。話說頭兩年我連Blog都冇,懶,直至去印度,有個台灣朋友報料有部落格比賽,贏了有獎金,我才拿拿臨弄一個。結果當然輸咗,但總算開了個頭,慢慢有人付錢轉載我的文章,又有少量訪問。到去年底,台灣出版社找我出書,可能見我有寫西藏——台灣人入藏很難,所以特別迷戀——於是就有了本書,現在也有多幾個平台出文章,好像《評台》、《主場新聞》、馬來西亞旅遊雜誌《旅行家》等。
浮遊四年有沒有掙扎過?我2006年畢業,同屆同學儲幾多錢呀,買車買樓又結婚,我有甚麼?褲袋穿晒窿,有時會想,這樣下去對嗎?我是家中大女,四年來電話費唔交都要畀家用。
去年年頭在香港留了大半年,有段時間完全不想出街,不完全為省錢,是不想向半生不熟的朋友解釋我的生活。有時只因別人輕輕一句「咁樣得唔得㗎」,一句咋,你會一世不想跟這個人食飯。
是旅途上的碰撞,讓我漸漸篤定。在尼泊爾,好多小朋友一出生就有愛滋病,往後他們人生無論幾努力都冇得揀,但他們仍開開心心生活;印度種姓制度下的賤民,一生離不開做賤民,很多地方不能去、有些職業不能做。對比他們,你會明白有得選擇已是珍貴。他們的人生不能選擇另一種生活,我有得嘗試,不知道成不成功,但行咗先囉,真的走不下去了,就回去上班。我的那點煩惱,其實哪裏值得煩?

■在facebook搜尋daydaydreamtraveler,便可找到蚊蚊開的網上雜貨店。■來個道地印度裝,返港後也常民族服上身,「香港人好冷靜,冇覺得我怪。」■著作先在台灣出版,找來中大校長沈祖堯寫推薦言、西藏詩人唯色寫序。

媽媽只想我快樂

在香港,很多人的想法是,後生時拚命賺錢,退休後才拚命旅遊。四年浮遊令我覺得,好彩我有趁年輕去旅行,不然我的人生不會改變。
因為去旅行,我發現,我未必一定要過倒模人生,未必一定要跟着香港的成功模式過活。因為年輕,我在旅遊中發現的道理,還來得及在人生中實踐;如果我五十歲才去,可能還是會覺得震撼,卻無法對人生帶來任何改變。
旅遊越早,才可以在你的生命裏面,發揮越多影響力。當然有些人不喜歡旅行,就會覺得我戇居。
總會有完結的一天,我知。我有想過以後可能找NGO的工——以前我想都沒想,是去了不同地方,令我看見有很多人我想幫,如果一定要返工,我希望份工有意義。不過返工,應該不是短期內的事,我已三十,媽媽最近提我標尾會去報working holiday——說起來,我得以在外開開心心玩四年,賴的就是家人對我的支持和信任。我不在家,他們不會質疑我又去咗邊;我開雜貨店,他們在大後方幫我打點。媽媽自己不喜歡旅行,但知我喜歡,所以識得留意working holiday幾時截止。不是想我走,是想我快樂。
當然我知,要是有天我決定停下來,她肯定最開心。

■去旅行本是純玩,見多了令她想多行善,現在雜貨店的收益捐贈尼泊爾兒童,今年在香港參加平等分享行動,送手織冷帽給公公婆婆。■印度恆河,她取一瓢恆河水寄給媽媽,媽媽差點喝下去,母女都是一嚿雲。■去電影《3 Idiots》結尾中的印北五千米高原藍湖 Lake Pangong朝聖。

 

吳蚊蚊旅遊Blog:http://munmun-hohoho.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