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終於睇了KANO,三個小時的電影,原本以為會是沉悶的藝術電影,看後居然令人熱血沸騰,雖然對棒球運動不熟識,但是也會投入電影中。

KANO的背景是二十世紀三十年代,日本佔領台灣的背景,在大中華意識之下,根本不可能拍出如此正常的棒球比賽。在現代中國人的眼中,歷史事件只有黑和白,特別是對侍近代歷史之上,日本侵華一定是中國人是黃飛鴻日本人是石堅,日本人來中國就一定是邪惡。

現實上,日本進攻大陸,分為很多的階段,中日甲午戰爭後的日本佔領台灣,日本對台灣比較起對侍韓國是較為溫和,當然韓國的反抗意識也是日本對韓國更強硬的原因。日本取得台灣,很多日本人都想學習歐洲人教化蠻族,他們希望教化台灣人成為現代化的日本人,在自由主義的思想下,日本在軍國主義盛行前,日本社會有很多人相信平等的民族思想,近藤教綀堅持打球與種族無關,把台灣的原居民帶到甲子園進行球賽,其實反映了當時部份的時代文化。

中國人對歷史,特別是日本侵華的歷史,只會以負面的態度去描寫,無論是中國大陸、台灣和香港,侵華的日本人一定是醜陋。日本人侵略亞洲,在台灣的四十多年統治,當然有壞處,但是也是建設和建樹,這是中國人史觀一直拒絕接授和面對,把那段時間視為絕對負面,這是不乎事實。現今有人覺得那是歌頌日本管治,其實這些人以為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認為現今的日本還有可能用當年的方法進行侵略,這些人根本無視現實,也忘記了環境早己改變,人心也早己改變。

電影中講的是追求勝利,或可以是如何避免失敗,這是全套戲的主旨,沒有甚實只求參與,沒有甚麼體育精神更為重要等等,打球比賽就是為了勝利。無獨有偶,早前香港電影打雷台都有功夫不是強身健體,中國近代對比賽都強調只求參與的所謂體育精神,其實功夫和比賽最重要當是求勝,不要勝利,比賽來有甚麼意思,落場比賽只可以一心一意求勝,只求參與的所謂體育精神,甚麼幸運的野球,自己對自己講幸運還可以,由別人來講的幸運比賽,對參賽者是侮辱。

電影中除了起用新人和新進導演外,一套台灣電影大量使用日語,還原了日治時代的真實背景,正面措寫日本在台灣的水利工程,沒有民族仇恨下的日治背景電影非常少有。雖然電影沒有明顯的戰爭描寫,但在一些場景也滲入了非常少許的戰爭味道,在平行時空下的一九四四年,原本的棒球員也成為了軍人,但又很渴望回去甲子園比賽。電影在處理球賽採用了比較熱血的描寫,輕快的描寫,在台灣的田園背景下,特別令人覺得清純,同樣的背景,不禁令人想起宮騎俊的風起了,KANO不就是台灣版真人拍成的風起了嗎?值得一提是KANO的女主角葉星辰,不知怎的,也是很美麗,魏德聖找女主都應該下一翻苦工了。魏德勝的KANO好明顯放棄了中國市場,連電影中文名也不改,沒有中國大陸的市場,反而把電影拍得更好,有本土特色反而更令人尊敬,為了市場、為中共中宣部的要求,港、台電影變得不知所謂,如果要拍出一套出色的電影,請不要理會中國大陸吧!

球者魂也!天下KANO! 回到那一年的嘉農棒球隊痞客邦 PIXNET

 

當《Kano》淪為陳景輝的精神勝利無妄齋

 

「電影影評」SJKen -【KANO】影評 (KANO)

一名在甲子園球場輸球的日本鐵血教練近藤兵太郎,離開了日本,在異鄉台灣重新再起!

001.jpg  005.jpg005-1.jpg 011.jpg



025-1.jpg

 

 

麻煩陳景輝不要強姦《KANO》,人家是強者對決,不是鳩做阿Q無待堂

54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