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旅遊籽】不老.遊樂場 (蘋果日報)

【旅遊籽:文化地標】遊樂場之母、英國的艾倫夫人(Lady Allen of Hurtwood)說過,遊樂場是個讓孩子飛天遁地、認識世界的場所,令我想起那些年的屋邨公園,也是細路仔練膽、識朋友的小天地。曾經,我們在鞦韆、滑 梯、馬騮架上竄高伏低,自由自在創意無限,玩耍就是本能,哪用花錢到playgroup學習?時移世易,七、八十年代的遊樂設施早已壞的壞、拆的拆,倖存 的皆變成歷史遺物,散落屋邨各處。不想失去後才無限懷念集體回憶,我決定展開遊樂場的拾遺之旅,鑑古知童趣。

英國作家Arvid Bengtsson曾說:「遊戲,是思想或行動上不斷進行的創作。」遊樂場上,每個人也有過獨一無二的創作──那些茅招盡出的玩法、屢創高峯(滑梯頂)的 紀錄,以及跌傷膝蓋怕被發現等的頑皮事。閱畢曾任攝影記者、現職自由攝影人梁廣福的影集《再會‧遊樂場》後,索性請他帶路,展開遊樂場尋寶之旅。我們以有 近三十年歷史的青衣長安邨為首站,遊走於新長型及Y3型的高樓之間,剛起步已有戰戰兢兢之感,深怕轉過下個路口,本應存在的遊樂設施早已不在。幸好,那列 八十年代的紅黑火車還在原地,只是攀爬架下多了安全軟墊,像件展品。

昔日 免費Playgroup

火車頭主要由紅黑兩色金屬組成,據梁廣福所說,鋼鐵、木材是八十年代遊樂設施的主要材料,紅、黃、綠則是那時的經典顏色。當年的攀爬架款式多樣,是讓小朋 友大顯身手之處,「攀爬很考體力、膽色及靈敏度,就像美國等的軍事國家,他們也以攀爬架來訓練小孩的體力。」梁廣福認為如今的設施外觀大過天,功能性變得 可有可無。
以為這個世代的小孩只顧低頭思iPhone,不懂欣賞三十年前的古董,怎料很多細路仔路經火車頭,都要爬一爬過手癮。日子久了,小朋友 互相認識,便會排隊玩鋼架、輪流當車長,自有一套秩序及禮儀,「觀察玩耍情況可以了解他們的性格,例如玩攀爬架時,看他會是知難而退又或迎難而上,家長便 能心裏有數,懂得因應孩子性格因材施教。」創意思維、交際技巧、運動能力,這個免費playgroup真的應有盡有。

 

青衣青華苑
八十年代 大型氹氹轉
這個款式已寥寥無幾,較常見的是迷你版氹氹轉,William卻在這裏尋到寶!
青衣青華苑 
八十年代 木組合
經典木組合加入歷奇元素,深受小朋友歡迎。
青衣青泰苑
八十年代 假山組合
石山包括滑梯、獨木橋、梅花樁及山洞,一次過滿足多個願望。

 

屯門安定邨
八十年代短直滑梯
仿鐵籠平台的直式滑梯款式較新,但已買少見少,高度減了幾倍,但仍彌足珍貴。
屯門田景邨
八十年代中 遊戲組合
由鐵、木及塑膠三種材料組成,不只小朋友愛玩,也是街坊的熱門聚腳點。

如今 安全滿分趣味零蛋

一直都想找回以前的直式鐵滑梯,於是決定到葵盛西邨一趟。可惜,在這個逾四十年歷史、俗稱「七型徙廈」的屋邨中轉了一圈,沿途只見零星發黃的矮小塑膠設 施,問到在樹下做運動的街坊林太,她指着前方空地說:「就在這裏!但你們遲了一步,滑梯已經拆了,我們都十分掛念它呢!替我們向房署反映一下吧!」數月之 隔,滑梯已然消失,只留下黑色軟墊上三處填補過的痕迹。
心裏一陣納悶,想起六、七十年代的直式滑梯是不少人心目中的經典之作,名列最刺激遊戲榜 首,現在卻不復見。那些滑梯架高二至三層,爬上鐵梯,經過鐵籠般的平台,輪流以不同姿勢滑下,多麼爽快。「以前瀡滑梯,會背向着天地滑、頭下腳上地滑,甚 至抓住滑梯兩側爬回頂點,因為最快爬到上去就可以玩多幾次。最刺激是不經樓梯,直接從支撐架攀上頂部,十分自由,創意就是這樣玩出來。」我想起曾在德國曼 海姆Luisenpark玩過的隧道型鐵滑梯也有兩、三層樓高,下面以沙為墊,安全而人性化。好玩的遊樂場不一定忽略安全,只視乎採用甚麼保護措施。曾幾 何時,香港也像歐洲般以沙為墊,讓我們在馬騮架上俯瞰「萬里」黃沙;現在,鐵滑梯變成膠滑梯、把鞦韆設計得像尿片般來防止小孩子「跳韆」,安全滿分,但趣 味零蛋。過早為兒童築起堡壘,犧牲的是遊戲帶來的難忘體驗。
梁廣福也較喜歡七十年代的遊樂設施,嫌如今的太有「規律」。「小朋友讀書已夠辛苦,學 校、補習班都講紀律,現在連玩耍也有規範,失去自主及變化。」翻查資料,原來Lady Allen早於六、七十年代已為殘障兒童設計歷奇遊樂場,她針對傳統遊樂場難以發揮創意及缺乏彈性等弊端,提供沙、水、木材等天然物料,讓兒童天馬行空, 從玩耍過程中學習生存技能,克服困難。香港大部份的遊樂設施均由美國及澳洲等地入口,組件安裝,而非以小朋友的角度設計,走不出傳統格局。加上城市地少人 多,遊樂設施千篇一律無可厚非,但隨着以安全及方便管理的原則作主導,新式設施逐漸失卻昔日的挑戰性。

 

大埔宏福苑
八十年代 蝸牛攀爬架
以前的小朋友玩攀爬架時會魚貫而上,但最高點的那位如果突然「縮沙」,就會造成大塞車。
大埔宏福苑
八十年代 單旋轉滑梯
大埔是舊式公園集中地,此屋苑保留了三條滑梯,另外沙田美林村也有相同款式。
大埔富善邨
八十年代 毛毛蟲
每三至四年翻新一次,換色如換衣,令人歷久常新。

過度保護 難以獨立

熱愛攝影的八十後業餘攝影師梁瑋鑫(William)是另一位導遊,多年來,他走遍香港大小屋邨,並在facebook開設專頁「香港公共屋邨圖片集」, 當中包括逾千張屋邨及遊樂場的相片。跟他走遍大埔三大屋邨:富善邨、宏福苑和大元邨,才知道大埔是舊式遊樂場的集中地,公園仍保留毛毛蟲、氹氹轉、旋轉滑 梯及蝸牛攀爬架等經典玩意,令人又驚又喜。
在不同公園遊走了一天,不難發現陪伴小孩左右的都是工人姐姐。這邊廂,一位小學生在離地只有一尺的獨木 橋悠然自得地走着,工人見狀便即跑去護主;那邊廂,前來拍攝的model妹妹瀡滑梯時不慎「中頭獎」,哭不夠一會,又跑去玩搖搖板,適當的放任才能讓小孩 更堅強。「小時候,媽媽常鼓勵我出門買東西及玩耍,學習獨立自主。遊樂場其實也在塑造小朋友的性情,他們跌過傷過自然懂得提高警覺,吸取教訓。現在的父母 過份保護子女,連踩單車也戴上一身安全裝備。」
得知沙田廣源邨的雙旋轉滑梯仍在,William連訪問也不做,立即爬高爬低影個夠。他逢周六日出 巡,帶相機漫步屋邨,每次重遊故地,他的心情也七上八落,「很怕上次影的遊樂場突然不在,若發現未拆就會興奮莫名,像重遇老朋友。設施換了顏色也不打緊, 人都會換衫啦,至少它仍在這裏。」

如果 香港有個遊樂場博物館…

八十年代初,梁廣福因未及拍下一檔於六十年代盛行的公仔書攤而深感遺憾,自此希望用相機記低每道風景人情。「舊事物滿載歷史,反映不同時期的生活面貌、民 生。遊樂場其實很重要,每代人也對它充滿回憶,為何拆卸後不能保存而要丟棄?若香港能有一個公園,把六十年代起拆卸的設施安置在內,做個遊樂場博物館也無 妨,所佔的空間也不用很多。」聽罷就想,如果有天能玩到六、七十年代的地球儀攀爬架或兩層高滑梯,我會比細路仔更開心。William也覺得,保留小量已 拆、將拆的設施作保育之用未嘗不可,「就像蘇屋邨及美荷樓般拆後再作保育。」
物換星移,曾陪伴我們成長的一事一物總有天被更新替換,是時代貪新忘 舊,還是我們沒有選擇留下的話事權?尋找讓人患得患失,每一次清拆,好像也把歷史連根拔起;然而遊樂場給我們的想像力和對生活的真誠,卻植根心中。

 

沙田美林邨
七十年代 十字蹺蹺板
鳳毛麟角,難得找到一個,卻因損壞圍封待拆。
沙田廣源邨 
八十年代 雙旋轉滑梯
經典中的經典!繽紛顏色加上有一定高度,記者情不自禁即場試玩,刺激得叫了出來。
石硤尾南山邨 七十年代 彩虹橋
雖然屬難度較低的攀爬架,但現在已所剩無幾,這裏的彩虹橋成了香港舊屋邨的地標。

香港遊樂場發展知多啲

20-30's:
「遊樂場地委員會」及由修頓爵士、麥花臣、曹善允博士等社會賢達組成的「兒童遊樂場協會」先後成立,冀以遊樂設施改善兒童失學及犯罪問題。

40's:
出現地區性的遊樂設施,如灣仔修頓球場、麥花臣福利大廈的鞦韆、球場等。

50's:
1953年石硤尾大火後,政府於石硤尾木屋區原址興建包寧平房及徙置大廈,遊樂場自此融入居住環境。

60's:
香港經濟發展急速,遊樂場隨公屋增加而遍地開花,早期設施以金屬、混凝土為主要材料,多為獨立單件,物料耐用易於保養。

 

幾層樓高的直式鐵滑梯是屋邨公園之寶,不管打直瀡抑或掉轉頭直落,也刺激感爆燈。 最藝術
四個人才玩到的地球儀氹氹轉,充滿藝術氣息,唔玩得都睇得。

 

最出力
梁廣福最懷念的「黃金鐵馬」,共有五個座位,重量十足,需要同心協力才能把它搖動。
最多人
大型木製氹氹轉要用後腳踩地加速,大夥兒愛在轉動時才跳上跳落。

70's:

 

最睇得
房車形攀爬架造型少見,因此深受小朋友歡迎,人人鬥快爭坐司機位。
最獨特
錐形攀架設計獨特,任你亂爬。

80's:
休憩用地融入園林建築概念,後期設施開始以組合形式出現,木、鋼鐵及塑膠是常見的配搭。

 

最前衞
由單件設施進入組合式的年代,但難度及高度照舊以「高」為樂。
最搞笑
石屎滑梯比乒乓球枱還要闊,細路仔會直接沿滑梯底部跑上去再滑下。
最騎呢
那時屋邨出現不少令人費解的設施,這個飛碟型的石屎通道便是其一。

90's:
開始由園境師全面設計屋邨公園,往後十年的遊樂設施逐漸傾向單一的塑膠組件,色彩繽紛,卻不夠刺激好玩。

 

最多元
遊戲組合兼用膠、鐵及木材,高度開始變矮,但有隧道、吊橋等歷奇元素。
最安全
設施組合變成塑膠製,加入智力遊戲,安全性高了,但限制了玩耍時的自由。

部份圖片由房屋署、中華書局及受訪者提供